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价值偏差的小涵(14)作者:asyoucansee

价值偏差的小涵(14)作者:asyoucansee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字数:8942

               (14)

              跌到谷底(三)

  小涵到了约好的地点,昨天晚上的平静就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不安,几乎让她感到窒息?早知道应该吃了午餐再出门的。

  她会感到不安,除了等会不知道仁豪会如何之外,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早上他传来的简讯。仁豪要她出来的时候不要穿内衣裤,如果她穿了就要在大街上脱给所有人看,於是现在在她浅蓝短袖T恤和牛仔长裤底下什么都没有穿。还好平常她不会买太合身的衣服,所以外观上也看不出什么异样。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小涵感觉刚才走路时胸部都会跟着弹跳?

 〈着街上的行人,小涵回想起那天晚上,那些看热闹的人们戏谑的神情,心里暗自希望有遮好自己的脸,以免被人认出来。路上的人们,大都专注在自个的事情,偶尔有人看她,也只是随意看看,没有特别的意图?至少她是这样认为。
  同一时间,仁豪在网路上发布的照片,还没什么人气,毕竟只附上几张打马的裸照而已,没有人知道这个身材姣好的女孩是谁,从照片上也看不出淫荡的样子。不过无论如何,这时候的小涵并不知道自己的裸照已经被放上了网路。
  过了几分钟,一辆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浅灰色小轿车,在小涵面前停下,仁豪在里面招了招手,於是她走上前去。没想到就在她刚靠近车门时,一只手伸出窗户,一把抓在她右胸上。

  「?干嘛啦?」小涵吓了一跳,赶紧把仁豪的手推开。

  「没穿内衣,很听话。快上车吧。」仁豪笑了笑,缩回驾驶座上。小涵坐到副驾驶座上,系上安全带。

  ===================================
 —着开着,车子居然上了高速公路,最后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到目的地:XXX精緻宾馆。没什么经验的小涵,还以为这只是比较小比较简陋的旅馆而已,所以也没多想什么就下了车,跟在仁豪后面走了进去。

  「您好,请问是住?」在柜台后面,一位穿着不大合身西装的男生,看到仁豪走进门,露出制式化的微笑问到。

  「?休息吗?」看到仁豪身后的小涵,柜台赶紧改口。

  「对。」仁豪点了点头说。

  「好,那么每个房间的价格?」柜台一边敲打键盘,一边说着和仁豪介绍。
  小涵在一旁东张西望,掩饰自己的不安。

  「请问刷卡还是付现?」

  ===================================
  结帐之后,仁豪跟小涵搭了电梯来到三楼。就像小涵所想的,这里也没什么特别装潢,但也没到简陋的地步。但打开房门后,她就完全改观了。房间给人的感觉是时尚、简约的样子,深棕色的地板,浅灰色的墙壁,另外还有一张看来满高级的双人床。

  不过走到里面之后,小涵开始感到有些奇怪。浴室的门在门口进来旁边,但是另一侧面对房间里面的墙壁,却是一整面的玻璃,所以在里面做什么,房间里都看得很清楚。

  「先把东西放下吧,让我准备一下?」仁豪把手中的提袋放到床上,随口对小涵说。

  小涵小心翼翼的往桌子走去,突然感觉到天花板好像有东西在动,猛然一抬头,才发现原来整个天花板铺满了镜子。惊讶之余,她还是走到桌旁坐下,偷偷看仁豪在做什么。只见他动作迅速的架好摄影机脚架,然后拿出一些小东西放到床上。

  「?好了,过来吧。」仁豪微笑着对小涵说到。她听话的放下包包,站起来走到床边。

  「站好不要动?」同时仁豪拿起一个项圈套到小涵脖子上,调好松紧之后挂上一个锁牢牢锁住。

  「钥匙在我这边,今天结束了才能拿下来。」

  「以后只要戴上这个项圈,你就得听我的话,如果不听,钥匙我就丢了。」
  这个项圈上面,还有一个心形金属吊牌,仁豪已经先在上面刻好字了。其中一面写着『母狗 小涵』,另一面是『走失请联络:XXXX?,有重赏。』,旁边串着一颗铃铛,只要小涵轻微的移动,就会发出声响。

  「好了,那就开始吧。等下我说什么都得照做,听到没有?」仁豪同时拿起了摄影机。小涵轻轻点头,项圈上的铃铛也随之作响。

  「听到没有?」仁豪又问了一次。

  「有?」小涵小小声的回答。

  「啪!!」仁豪突然一巴掌打在小涵脸上,力道不大但很响,让她吓了一大跳,伸手捂着脸。

  「以后回答给我大声点,而且要叫主人?听到没有?」小涵大概还在惊吓,没有马上反应。

  「听到没有啊?」仁豪又不耐烦的问一次。

  「有?主人?」小涵慌张的回答,深怕又再被打,仁豪这才转过头去调整录影机。

  「那就把衣服脱了吧。」他一边按摄影机一边对小涵说。

  ===================================
  「那我先跟你说今天要干嘛好了?」小涵这时已经脱光坐在床上,尽管这早已不是第一次了,她还是感觉到仁豪几乎快喷出火来的眼光。

  「你从现在开始就是一个玩具?应该说母狗更好一点。」仁豪忍住心里的欲火,对着眼前一丝不挂的尤物说到。

  「我们今天就要来拍个母狗的影片?」仁豪又露出那抹讨厌的淫笑。

  「但每次都要我命令实在是太无趣了,所以这次是你主动?不过不要忘了,我还是主人,你还是母狗?」

  「简单来说,你就是要求我干你。」小涵愣在那边。

  「你要怎么表现都可以,当然要能说服我,最后不戴套中出,整个一镜到底录完,今天就结束,我就送你回去。」

  「还有很重要的条件,你是发情的母狗?知道意思吧?」仁豪笑了笑。
  「所以如果拍完像之前那样,一副不甘愿的样子,就要重新再拍一次?」
  「我在干你的时候,你太安静也要重来?跟我说话没叫主人也要重来?懂我的意思吗?」简单来说,就是要把小涵塑造成听话,专属於仁豪的淫荡玩具。
  「懂了?」小涵应了声。

  「?主人。」她过一会又补上。

  ===================================
  「主人?」小涵坐直身子,眼睛看着镜头。

  「?请主人?干我?」

  「停!」仁豪停止录影。

  「就这样啊?主人干我?」他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我看你没搞清楚?要不要干你是我决定的,光这样说我就去,那你当主人好了?」

  「你是发情的母狗,就表现出来啊Y个穴揉个奶很难吗?」

  「我是认真的,只要不满意就一直重拍,没拍完就继续到明天?你还要上班吧?」仁豪说着又举起录影机。

  「重新再来?准备?」??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仁豪还是一直不满意重拍。光要小涵开口求他就很难了,更不用说要表现出淫荡的模样。

  「你是真的不打算回去了是不是?」仁豪感到不耐烦。小涵当然也想早点结束,但是不知道要怎么做他才满意。

  「唉?」仁豪叹了口气。

  「照我说的做?一手握住自己的奶子,然后搓揉,另一手?自慰你总会吧?」小涵低着头轻轻点了一下。

  「说个什么?下面好痒、我想要肉棒之类的,或着呻吟一下?」小涵仍然低着头不发一语。

  「放不开也没关系,表现出这样子就够了阿!害羞又淫荡也可以阿?」
  「唉?真的很麻烦?先不拍演练一次好了。」仁豪把录影机放到一边。
  「你乾脆就真的自慰好了?来,开始?」

  小涵迟疑了一下,才抬起头,照仁豪的指示做,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也只是做做动作而已。她跪在床上,左手握住胸部轻揉,右手则伸到双腿间,覆盖阴部后慢慢的搓揉。

  「对,就像这样?」仁豪点了点头说。

  「然后呢?你要怎么求我?」

  「恩?主人?我想要?」仁豪听了满意的微笑。

  「想要什么?」

  「?肉棒?」小涵还是不太能轻易说出这么粗俗的字眼。

  「这样阿?那就去找别人吧!」仁豪故意装作不在乎的说。

  「可是?」小涵突然呆住,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仁豪看她这样,朝她比了手势要她继续。

  「?我想要?主人的肉棒?」小涵知道仁豪想听的,满脸通红的说。

  这个演练又继续进行了好一段时间?

  ===================================
  「呼?不错嘛?」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仁豪站在床边说着。

  「等下开始拍的时候,记得就照刚才这样?知道吗?」

  「?是?谢谢主人?」小涵双腿无力的张开,身体还因为刚才仁豪的大力抽插,微微颤抖着,小嘴微张轻轻喘气。

  「休息一下,等下就开始拍了。」仁豪系好皮带,走进厕所。

  床上的小涵慢慢坐起来,呆看双腿间渐渐湿润的床单,以及传来的精液味,不敢相信刚才演练时,自己居然那么不要脸的说出那些话。她只能安慰自己,是因为仁豪又拿出上次害她在众目睽睽之下高潮的润滑液造成的。只是没想到最后居然连谢谢主人这种话都说出口了?

  小涵抽了几张床头柜上的面纸,开始清理下身。仁豪这时走出厕所,拿起录影机不知道在按些什么。

  「整理好就正式开始拍了,就照刚才我教你的做就好?咦等一下,改一下好了?」仁豪露出奇怪的笑容?

  ===================================
  虽然已经演练过,但正式拍的时候,还是重拍了两次。不过每次决定要重新开始时,仁豪还是不会停下挺动,仍会完全不保留的将自己的无数子孙注入小涵的阴道深处。为了增加拍摄的效果,每次都会使用润滑液,让小涵无法抵抗的高潮了两次?

  最后一次拍摄时,小涵早就习惯仁豪要她说的这些羞耻台词,在被抽插到快要高潮时,几乎是微笑的说出口,一开始的矜持早就不知道丢到哪去了?

  仁豪在她还在厕所内清理时,拿出了笔电,接上录影机?小涵沖完澡后,全身上下只剩项圈,也不管还湿答答的长发,走出厕所。仁豪叫她坐到桌旁,按下播放键?

  ===================================
  「?主人?」画面上的小涵,轻喘着气,看似难受的说着。

  「?我想要?肉棒?」她一手搓揉着胸部,另一手手指在自己阴道口慢慢进出。

  「蛤?为什么想要肉棒?」仁豪充满疑问的口气问。

  「?因为?我是一只母狗?」低下头的小涵,羞赧的说。

  「哈哈哈,那就快去找吧。」仁豪笑着说。

  「?我是主人的母狗?只有主人可以?」

  「这样阿?那好吧。」仁豪把录影机搁在一旁,然后开始解皮带。

  没多久仁豪就脱光躺到了床的一侧,小涵这才停下双手的动作?看来这个润滑剂真的很有效。

  「母狗想要肉棒,就自己过来吧。」仁豪躺在那无所谓的说。

  小涵听话的用狗爬式爬过双人床到仁豪旁边,双乳在爬的时候左右摇晃,只要是男人看到都会招架不住,早就冲上去了,但是仁豪还是无动於衷的躺着,更夸张的是,两腿间还是瘫软。

  「?主人?母狗准备好了?嗯啊?」仁豪突然伸出手捏了捏垂在小涵双臂间的左乳。

  「但是我还没准备好阿?你看?」他另一手拨了拨自己摊着的生殖器。
  「??」影片中的小涵低着头不知道说些什么,直起身子改成跪坐,双手放在自己大腿上。

  「哈哈,干嘛阿?弄硬就好了阿?」

  小涵听了点点头,转身跨过仁豪,背对他跪着,充满弹性的翘臀距离仁豪的脸只不过半截手臂长。

  「啧啧?就连这里的皮肤都这么好阿?」仁豪一手拿着录影机对着小涵的翘臀,另一手直接贴了上去抚摸。

  「这么白又这么翘?唉唷?还真有弹性阿!」他用力的掐起雪白的臀肉,用力的又转又捏,害得小涵忍不住嗯了一声?

  「不是要我干你吗?快开始阿?」仁豪放开手往后躺。

  小涵一手撑着仁豪的腰,另一手握住他软着的下体慢慢套弄。就这样套弄了一会,也不见什么效果。想想也是,在这次录影之前不知道发泄过几次了,哪那么轻易就再硬起来的?

  「唉?用手不行不会用嘴啊?」仁豪不耐烦的说。

  「是?主人?」小涵听话的俯下身去,臀部就翘起来到仁豪脸前,刚被蹂躏过无数次的下体,毫无遮掩的被他用录影机记录下来:微微充血红肿的嫩肉围绕着不过小指头大小的小穴。

  小涵伸出舌头舔着男根敏感的头部,手还是没有停下套弄。仁豪一边享受她的服务,一边抠挖着面前的肉穴。过了一会,仁豪停手,拿起录影机要去拍小涵口交。

  「?喔?真不错啊,不过也该含进去吧?」仁豪另一手拨开小涵的头发,拍下她淫荡微红的侧脸。

  「?嗯?」小涵应声,就张开小嘴把头含了进去,再吐出来,又含进去,就这样重複.

  「?啊?」画面上仁豪的下体也开始微微抖动,慢慢变大,小涵的手很快就没办法整根握住了,而且吞吐也更加吃力。小涵毕竟没什么口交的经验,所以只是缓慢的吞吐,但光是这样清纯的女大学生,如此淫荡的吞吐着自己的肉棒,任何男人都会受不了的。

  「?好了,可以停了?」仁豪好像忍不住,硬是扯了一下小涵的项圈,让她停下吞吐。

  「转过来,自己动吧,我有点懒了。」小涵听了也没说什么,起身转向面对仁豪,花了点时间调整位置,让自己的小穴几乎正对着两腿间挺立着一跳一跳的肉棒。

  「?主人?我开始了喔?」小涵说话的同时,一手还去分开两片贝肉,一副等不及了的样子。仁豪无所谓的点头应了声,又躺回去继续录影。

  「呼?嗯?」小涵一手分开自己的下体,一手扶着仁豪的肉棒,对准之后慢慢坐下去,看起来没什么阻力,很轻易的就尽根插入。两人的下体紧密接合着,小涵红着脸小声的喘气。没多久她便双手扶着仁豪的腹部,缓慢的扭动腰部,两只手臂把自己的双乳挤在中间,随着扭动而轻微晃动。

  仁豪伸手把玩面前的美肉,一下握住搓揉,一下捏住奶头,让小涵扭腰还不时的抖动,嘴里发出娇喘。接着仁豪撑起上半身,把小涵的双手拉到自己肩上,埋头到她胸部上亲吻、又舔又吸的。

  小涵双手环绕着仁豪的颈部,腰部的扭动没有停下,放任他品尝那对让许多人都向往已久的美乳。画面现在正对着她的脸,录下了她通红的双颊、喘气微张的小嘴以及迷离的眼神。

  「啊!!不要?」小涵突然叫了一声,原来是仁豪不客气的在她左乳上咬了一下。

  「什么?」仁豪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样问。

  「?没有?主人继续?」小涵听了惊慌的说。

  「?噢?嗯?」仁豪听了就咬住她的乳头往后拉再放开,看着附有弹性的乳房弹回原处,然后再埋头又吸又咬的。小涵尽管会痛,也只是小声的呻吟。
  「可以了,停吧。」仁豪又用力的咬了一下后,把小涵推到一边,就像小孩玩腻玩具就丢到一旁一样,然后就下床走到桌旁。

  「?可是?」小涵坐了起来。

  「我看你也爽够了,不是吗?」说着把摄影机放到桌上。

  「??」小涵一脸不满的坐在床上,左乳上刚被咬的地方浮出明显的齿痕。
  「你那什么脸啊?」仁豪笑着说。

  「不过是只母狗,哪有发情了我就得去干你的道理?」

  「更何况那么多次了,哪一次是我要你就给干的?要不就藉口一堆没空,要不就一脸不情愿,真是麻烦。」仁豪说完作势开始穿衣服。

  「?不要啦?」小涵小声的说,仁豪还是继续穿衣服。

  「?对不起嘛?」小涵爬到床边对仁豪说。

  「唉麻烦就是麻烦,你以后自己看着办吧。」仁豪系上皮带,开始收拾带来的东西,但摄影机还是放在桌上对着床录影。

  「好嘛?我以后一定会听话?」小涵说。

  「只要主人想要,都可以?」

  「都可以怎样?」仁豪还是假装收东西。

  「?就是?干我啊?」

  「少来,现在爽完了到时候一定又一堆藉口。」

  「不会啦?」

  「所以只要想要,我就可以去你家干你?」仁豪停下动作。

  「?可以?」

  「就算被家人看到也没关系吗?」

  「?嗯?」

  「这样啊?那就说好了,我明天晚上去你家住一晚可以吧?」

  「?可以?」

  下个画面,小涵已经躺在床边,一手抠弄下体一手搓揉胸部。仁豪在一旁用电脑,看来摄影机正架在脚架上。仁豪合上笔电,站了起来。

  「我是主人,要我干你的话,该说什么?」仁豪笑着说,同时脱下内裤。
  「?主人?干我?拜託?」小涵停下双手的动作,把双腿开成M字型,两手掰开阴唇。

  「嗯?还不够好,不过?先这样吧,哈哈。」仁豪边说边扶着肉棒顶到小涵的下体。

  「那我就?不客气啦~」说完便一股作气的挺腰,手压住她的双腿,确保这次进入会插到最深处。

  「噢!!啊?」插入的角度和力道,让小涵痛苦的扭腰,别开头呻吟。
  仁豪没给她时间适应,就又几乎整根拔出,紧接着再一次用力插到最深,不断的粗暴抽插。小涵随着每次的进入,不断的呻吟。

  「怎么?受不了啦?」

  「?嗯?没?」

  「受不了就?说一声,我可以停下来阿?」

  「?没关系?主人?噢?只要主人喜欢?噢?」小涵在说话的同时,仁豪还是不断的抽出再插入。

 ⊥这么进行个几分钟,小涵的叫喊呻吟,渐渐的变成娇喘,身体也停止了扭动,两人的交合处也传出了滑溜的黏液声。

  「看来是差不多了?」仁豪说着俯下身去,放开小涵的双腿,改为压住她的手,开始加快腰部的动作。

  「?啊?嗯?」小涵不停的喘气,两手被固定在床上,双乳随着仁豪的冲刺不停晃动。

  仁豪的速度越来越快,小涵的喘息越来越深越来越急促,身体又开始扭动,不知道这次是不是因为痛苦。

  「?主人?嗯?」小涵的双腿这时缠到了仁豪腰上。

  「?再?嗯?再快点?嗯?」她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这么快阿?」

  「?噢?嗯?嗯?」小涵这时看来完全沉浸在快感中。仁豪俯下身去,又再吸咬着不断颤动的双乳,下体仍然不断挺动。

  两人如此赤身裸体的交合好多次了,也早已不是第一次录下来,但这次很明显得让人感到不同以往。最大的差别,大概就是现在环绕在仁豪腰上的双腿,还有两人之间那种若隐若现的亲密感?

  「?噢?嗯?」小涵的呼吸越来越不规律,身体的扭动也越来越大。

  「爽?就叫出来阿?」仁豪也没好到哪去。

  突然间,小涵的双腿紧紧夹住了仁豪,让他不得已停下。同时她紧咬着下唇别开脸,身体不受控制的抖动、抽搐,仁豪直起身子看着眼前这一切,露出得意的微笑。

  「欸,你夹这么紧我要怎么继续啊?」仁豪说话时,小涵还处因为高潮而抖动、换不过气般的大口呼吸。过了一会,小涵双腿无力的垂到床边,胸口起伏不定,摆脱压制的手臂无力的放在床上。

  「呼?还好你停下来,不然我也快射了?」仁豪摆脱了她双腿的束缚,退了开来,沾满黏液的肿胀肉棒就这样从她通红的肉穴中拔了出来。

  「这不太对吧,母狗怎么可以比主人先高潮呢?」仁豪说着,一手缓慢的套弄肉棒。

  「?对不起?我?母狗?忍不住了?」小涵躺在床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镜子上映着的自己,喘着气说。仁豪没让她休息多久,举起她的两条玉腿,对准了就又再插入。

  「你爽完了,我可还没结束?」说着硬是把她的双腿往右手边压下去,小涵不得已只好改为侧躺,只是身体实在是使不上力,只能用颤抖着的手撑住身子。
  「喔?这样子插?比刚才还要更紧?」仁豪自顾自的说着,继续压住小涵两条腿。

  「?主人?」小涵小声的说。

  「蛤?」仁豪缓慢的挺动,心不在焉的回应。

  「??没有?请继续?」

  ===================================
  画面上仁豪持续挺动,萤幕后面的两人也正打得火热?小涵的脸几乎贴到萤幕上,手撑着桌子,双腿开开的让仁豪从背后插入,双乳随着每次冲击而前后摇摆,时不时的撞到桌边。

  「你?够了没啊?都几次了?」小涵不满的说到,和影片里顺从的她判若两人。

  「欸你?别忘了你还戴着项圈?」仁豪扶着她的腰,不在乎的继续冲撞。小涵听了也没再回话。

  「啊对了?」过了一会,仁豪笑着说。

  「明天晚上?你几点回到家?」

  「?什么?」小涵没听清楚。

  「耳聋啦?明天晚上不是要去你家?」仁豪没好气的说。

  「?那不是?演戏而已吗?」

  「谁跟你演戏?你可是自己说好的?」

  「?那是你?」

  「你现在是我的母狗,我说要去就去?」仁豪打断她。小涵听了没有说话,房间里顿时剩下两人的肉体撞击声。

  「欸?说话阿?」仁豪不耐烦的说。

  「?可以不要吗?」小涵低声的说。

  「蛤?」仁豪停下腰部的动作。

  「我看你是没搞清楚?」仁豪抓住她的手,硬是把她转过来。

  「拜託?不要来我家?」小涵还是低声的说。仁豪看到她现在的表情,感到很讶异。

  小涵直直的盯着他,脸上没有笑容,但也不是生气或难过?看起来就是真的面无表情。

  「你想怎样都可以,但是不要来我家。」小涵还是盯着他看。

  「?你?最好不要顶嘴?」仁豪不敢相信之前这么好欺负的小涵,居然会这样对他说话,放开她的手,抓住项圈。

  「?不要?别到我家?」小涵居然流下了眼泪,仁豪才知道刚刚都只是在装作镇定而已。仁豪冷笑放开手,让小涵继续站在那边边流眼泪边瞪着他。

  「不要也可以阿,那你就等着看这些影片流传到网路上吧。」仁豪把站在桌旁的小涵推开,关上笔电,开始收拾东西。

  ===================================
  「蛤?所以影片就?传出去了?」我听她讲到这边,隐约感到不妙。

  「没?没有啦,之后我又跟他?吵了一下?」

  「?你有被他打吗?」小涵点点头。我听她说到这边,对於仁豪感到更加的愤怒。

  「?不过之后?影片都拿回来了啦?」小涵大概是看到我脸色变得很难看,急急忙忙的说。

  「拿回来了?」

  「就是组长去要的?」原来如此。

  「可是这个人还是?」我忿忿不平的说。

  「没关系啦?都好久了?」小涵抓住我的手臂。

  「我不想再跟他有牵连了?」大概是认为我会去作傻事,她一直安抚我。
  事实上我也只能愤怒而已,这个仁豪我没见过几次,但是我的印象中他看起来不是好惹的,虽然不是什么道上兄弟之类,但是光那个体格?

  「算了算了,越听越气?你确定现在解决了吗?」小涵点点头。

  「那就这样吧,我不想再听了?」看看时间,也是该睡觉了,一个晚上居然这么快就过了。

  我们轮流去洗澡,再看个电视,就上床睡觉了。看着小涵在身旁熟睡,我可是完全睡不着,心里一直去想我这几天做的这些事情,到底对我们两个而言好不好?现在似乎一切都可以恢复正常,但是我必须确定没有任何人有这些档案?但是该怎么确定呢?

  ===================================
  「欸欸?起来了啦~」隔天一早,小涵先起床,坐在床上不知道发了多久的呆才清醒,然后一直戳我的脸叫我起床。我下意识的用手去挡,她却出动双手一直找空隙乱戳?

  「唉呀!」一个不耐烦我很快的爬了起来,双手抱住她作势要咬她。

  「哈哈哈?」小涵挣脱了边笑边跳下床。她上一次这样笑是什么时候了?
  走到浴室去刷牙洗脸,我才开始思考接下来该用什么样的心态看待我们的感情?这段期间我一直摇摆不定,因为随时都有新的讯息淹过来,有点难以抉择。
  在这些事件里,到底谁是受害者呢?

  是我吗?说实在的除了极度不爽之外,好像也就没什么了?毕竟小涵也不是自愿的。真正的受害者应该是小涵了,经历过这么多,她都靠自己撑了下来,还不想让我知道打算自己解决问题?都这样了,我想我也就只能?

  「走了吧?」都整理好了,我对着在看电视的小涵说。

  「对了?」在出门前我转头说。

  「这个周末我们去泡温泉吧?」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wj522 金币 +8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