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我与她和那家夥的历险记(序) 作者:InFatuate

我与她和那家夥的历险记(序) 作者:InFatuate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作者:InFatuate
字数:10204


                 序

  梅斯坦丁文明首都星一片末日景象,曾经骄傲、高贵的梅斯坦丁人在浩劫中
显得那么脆弱、无助。担负全体梅斯坦丁人期望的统帅,在指挥塔上痛苦的闭上
了双眼…

  「阁下,请您振作…转进工作已经准备就绪,请指示!」副官的声音在统帅
耳边响起。

  统帅抬起头环顾四周,除了副官依然保持镇定,指挥塔内充斥着茫然、悲愤、
不甘的负面情绪,他知道,作为最后的精神领袖他没有软弱的权利。

  「什么转进!9他娘的整没用的!!

  撤退就是撤退!!!今天的事情老子迟早连本带利的向这帮恶心的虫子讨回
来!!!「

  统帅铿锵有力再次在指挥塔内咆哮「启用最终备案,立刻撤离!」

  「是!」

  「他妈的,声音这么小,老子听不清!!」

  「是!!」统帅蛮不讲理的态度让迷茫的军人们找到了主心骨,每个人都开
始忙碌起来。

  「强令下属所有三级以上文明全民动员,身体素质达到宇宙作战标准的人员
全部入伍!」

  「是!!!」

  「命令第三、第四、第七舰队向坐标xxx、xxx进行三轮齐射后撤离」

  「是!!!」

  「命令…」

  统帅一连串指令让指挥塔内忙碌起来,身边忧心忡忡的副官总算松了口气,
他知道,虽然做了撤离的预案,但没有一个梅斯坦丁人愿意将美丽丰饶的母星让
给一群肮脏低贱的仇虫子,为守卫自己的家乡他们投入了全部的力量,牺牲了无
数英勇的战士、指挥官,但最终还是应对不了那铺天盖地的虫子…他真怕那个老
人受不住这样的打击而一蹶不振,但老人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依然铁骨铮铮。

 〈来是自己多心了,副官自嘲的笑了笑。

  「执行x计划。」

  副官震惊的望向统帅,欲言又止。

  「没听到吗??」统帅森然的问道

  「是!!」副官应答,他为刚刚的想法感到羞愧,能计划并下令执行x计划
的「刽子手」怎么可能有软弱的时候呢?

  他没有看到,在他执行命令的那一刻,那站在高处伟大的、永不妥协的领袖
显得更加苍老了。

 ————————————————————————————————

                分割线

 ————————————————————————————————

  赵靖,首都出生,6月开口、一岁吟诗,自小聪慧无比,后因父母权贵且忽
视教育,使得其生性散漫、痞懒不堪,14岁时因巨变导致家道中落、父母失踪。

  出于避祸及方便照顾的原因,赵靖被家中长辈转回其父母家乡H市念书。

  为了报仇,赵靖发奋图强了两年,可上天似乎不打算给他手刃仇人的机会,
当年陷害他家的仇人莫名其妙被人灭了满门,没有了奋斗目标的他又开始痞懒起
来…经过这场变故,他懂得了及时行乐的道理,开始随心所欲、肆意妄为起来,
当结识了韩野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韩野的父亲是H市着名的暴发户,在孩子的教育方面做的不好,被惯坏了的
韩靖在学校行事霸道,是让同学和老师都头疼的问题学生,但韩野做事随心所欲
这一点与赵靖很是投缘,加上双方家庭环境相似,臭味相投的二人很快便结为异
性兄弟,在学校惹是生非、胡作非为,同学痛恨之余赠其雅号「精(靖)液(野)

  组合「

  此称号一出,敢接近两人的雌性那是一个都没有了,这让还是处男的两人火
冒三丈,把那个赠命的同学揍了一遍又一遍。

 ∩惜是的,两人糟糕的人缘导致无论他们做什么,都逃不开这恶心的「雅号」。

  赵靖、韩野变得更加易怒了,随着两人挥舞的拳头,「精液组合」的名头甚
至向校外传播开了…

  参加完初中的毕业典礼,两人走在离开学校的小路上,韩野扫了扫周围纷纷
躲避他们的女同学,恨恨的吐了口痰,向赵靖抱怨「他妈的,还想着慢慢能让他
们忘了这个破事,现在看来咱俩的臭名是要跟咱俩一辈子了」

  赵靖有气无力的说「一辈子,倒不一定,估计高中三年是逃不掉了」

  「操操操!!我想用花季少女的贞洁来祭奠我16岁的生日啊!!」韩野崩
溃的喊道,周围听到他嗓音的女孩们受到惊吓般的散开了,赵靖无语的想,时不
时抽风的韩靖才是这个名号能胜久不衰的主因吧。

  「算了,谁的青春没有悔恨?!将来就让那些已经变成大妈的少女们深深的
自责吧!!贤弟,说说咱这个假期干点啥?DOTA?」韩野恬不知耻的说。

  「额…」赵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那啥…韩野…你知道,我不是在北京有个
女朋友么…」

  「恩,是啊,你那点生活费全交电话费了」韩野点头道

  「那个…她也毕业…没啥事…所以…」

  「喂…等等,不会是…」韩野有了不好的预感

  「是啊,她一会晚上到」赵靖的话让韩野堕入了无穷的深渊

  「啊…」韩野沉默了问道「弟妹来呆多久?」

  「不知道,大概也不会太久吧,估计3- 4天?」韩野估算了一下回答道

  「哈,那还好,不用回到一个人寂寞的假期了!哈哈,晚上我和你一起去接
弟妹吧,我和我爸打个招呼,让王叔(韩野家司机)开车,然后直接到聚义餐厅
(韩野家的)给弟妹接风洗尘」

  虽然更希望与一年多未见的女友过二人世界,但面对韩野的热情,赵靖却是
说不出拒绝的话,于是便按照韩野的安排,两人一同在车站迎接从北京赶来的米
旖。

  米旖相貌甜美,娇猩爱,不是让人第一眼就惊艳不已的女孩子,但她天真
浪漫无忧无虑的性格颇有邻家女孩的意味,无论什么样的人都很难对她产生恶感。

  总是在电话煲的赵靖与米旖并没有因为距离而变得生疏,而对于韩野这个人
物,总听到赵靖抱怨的米旖也并不陌生,三个人说说笑笑气氛很是融洽,离开饭
店的时候已经深夜了,眼尖的米旖发现天空划过无数的流星,顿时兴奋的跳了起
来,赵靖与韩野也兴致勃勃的陪米旖来到了高处,一起观看这突如其来的美丽景
象。

  「一起许愿吧!!」米旖甜美的笑容让一旁的赵靖、韩野都为之一愣

  「哦,好…」赵靖有点傻呆呆的问「米旖,你许了什么愿啊?」

  「恩…不告诉你」米旖俏皮的笑着跳开了

  韩野轻咳了几声掩饰刚刚的失态,接过话来「哈哈哈,我倒是希望有颗星星
能落在我面前,这样我就可以拿着陨铁去卖钱了」

  「星星?就你那人品星星能落你面前么?」赵靖没好气的说道「再说了,这
要流星真砸下来,不得给咱们三砸死啊,瞅瞅你许的什么破愿」

  「哈哈,没事没事,说出来的愿望通常都不灵」韩野抬头望向星空,刚想说
两句牛逼的话震撼一下赵靖的心灵,却膛口结舌发出了奇怪的喊叫「流流流流流
流…」

  赵靖与米旖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之间耀眼的光芒划破天际,巨大的轰
鸣声响起,三人失去了意识…

  ……

  赵靖觉得自己眼皮很沉,耳旁时不时传来鸟儿的鸣叫也让他心烦意乱,迷迷
糊糊的努力撑开双眼,四周生机勃勃的翠绿映入视野…赵靖一头雾水的坐起身来,
发现不远处躺着仍在昏迷的米旖与韩野,便上前将二人唤醒。米旖与韩野面对现
状同样很是茫然,三人找了个树桩讨论起来。

  「我觉得我们是穿越了」韩野信誓旦旦的发言「你想啊,前一刻被流星砸中,
下一刻就来了这里,不是穿越是什么?就是不知道穿到哪个朝代了,最好是三国
时期,哈哈哈,我对三国时期发生的事可是如数家珍」

  「你?那你要祈祷穿到到三国演义的平行世界才行!!」赵靖没好气的道。

  「有啥区别了?不都是一样的」韩野大大咧咧的说

  「区别大了,什么温酒斩华雄,斩颜良,千里护嫂,过五关斩六将都是三国
演义里面编的,正史里面关羽可没那么牛逼,啥也不是。」赵靖看韩野那副没心
没肺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他知道韩野素来敬重关羽,便嘴贱的打击韩野。

  「啥正史逆史的,我看你就是一坨屎」韩野果然大怒

  「他他么才是一坨屎!!!穿越到古代你高兴个屁!M你这样五谷不分,
数理化不通的,你他么还不如古人呢!!」赵靖骂道

  「操!!老子…」韩野的话还没说完,被一旁的米旖打断了

  「我想你们不用争论了」

  赵靖、韩野望向米旖,米旖问道「你们看,这些植物,你们有认识的吗?」

  二人顺着米旖所指,环顾四周,越看越是心惊,如原始森林般茂密的植物中,
居然没有一个能让二人能叫出名字来的。

  「额…这个…」韩野挠挠头,不确定的说「兴许古代植物和咱见过的不一样?」

  话音刚落远处便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三人似乎被无形的威压所震慑,
无法移动,不多时天空飞过一条红龙…

  「…」韩野

  「…」赵靖

  「…」米旖

  ……

  「哈哈哈,原来是剑与魔法的世界,这可是我的终极梦想!!火球术!!」

  「…」韩野

  「…」赵靖

  「…」米旖

  「没有效果?…冰冻术!!咦?…哈哈,我明白了,原来我是骑士体质啊,
来吧,呀嘿!!…唔…」韩野运力一掌拍在树桩上,疼的眼泪都出来了。

  「别闹了行么?」赵靖痛斥

  「不,我懂了,一定是这样!!!以韩野的名义,出来吧,我的天马座圣衣!」

  韩野双手指天,大声呼唤。「恩?没效果?难道我是天龙座?…天龙座也没
反应,难道我是仙女座嘛?不要,我是一个堂堂正正的老爷们,怎么能穿上女人
的盔甲!!!」

  米旖小声的提醒「那个…舜…是男的…」

  赵靖单手扶头,拉着米旖与韩野拉开距离「别和他说话…太丢人了」

  米旖好奇的问「他平时也这样么?」

  「我不认识他…」赵靖满脸黑线的回答「咱俩还是讨论一下下步该怎么办吧」

  米旖也觉得已经在尝试呼唤高达的韩野太不靠谱,不过也正是因为韩野的胡
闹才让她紧张、无助的心变得轻松了一些,她思考了一下对赵靖说「我觉得,这
里应该不是地球…我们…我们…也许回不去了」

  米旖还是高估了自己,当她想到再也见不到宠爱她的父母、亲人时,她的眼
泪难以自禁的流了下来。赵靖看到这个情况顿时头都大了,一旁发疯的韩野也不
停止了犯傻,两个少年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来安慰米旖,但这么让她哭下去似乎
也不是个事…

  「米旖、赵靖,我终于确定了我的能力了!!」韩野兴奋的叫声让一旁绞尽
脑汁想要哄好米旖的赵靖侧目望去,就连一直哭泣的米旖也被忽然张牙舞爪起来
的韩野转移了注意力。

  「哈哈哈!我刚刚尝试了魔法、斗气、召唤后,终于确定了我的天赋!!我
就说嘛,天生我材必有用,老天关上一道门就会打开一扇窗,既然把咱们带到了
异界,就会给咱们生存的本领!」韩野振奋的语言让赵靖与米旖都眼前一亮,只
不过赵靖深深了解这个损友,如果他真的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才不会这样
故弄玄虚,所以他用怀疑的目光扫视着韩野,没有开口接话。

  「呜呜…是什么?」米旖是个好奇心很旺盛的女孩,她和韩野相处时间又少,
还不太了解韩野是不是脱线的性格,她见赵靖沉默着不出声,便自己问道。

  「那就是!!!!」韩野摆出一个「奥特曼」的POSS,口中还模仿重要
人物登场才有的背景音乐后,对二人郑重的宣布「超人一等的天赋!!」

  「靠…」就连一贯不骂人的米旖都暴了粗口

  「你?搞笑的天赋么?」赵靖没好气的讥讽道

  「擦,你个不尊兄长的东西,老子要代表月亮消灭你」韩野大呼小叫的扑过
来。

  「喂!!别闹!!嘿!!!你来真的??!!

  哇呀呀!!我还击了啊!!「赵靖一开始很不耐烦的想要推开韩野,但看到
韩野背着米旖疯狂的打眼色时,瞬间明白了韩野的意思,韩野如此无厘头是想用
打闹嬉戏来转移米旖的注意力,顿时配合着闹了起来。

  「好了!!不要闹了!!」米旖被二人搅的心烦意乱,她实在不明白这两个
人为什么能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玩耍的这么开心「你们不知道发愁么??!!还
有心思打闹!!!谁来告诉我,咱们下一步要做什么!!」

  「首先要找水源」

  「还要找一个住的地方」

  「如果附近没有山洞,就要想办法收集木材,用篝火驱逐野兽蚊虫」

  「好消息,我身上带着火机,咱们似乎不用钻木取火了」

  米旖见韩野和赵靖你一言我一句说的头头是道,不免一愣,她发现二人虽然
仍纠缠在一起扭打着,但总是用余光观察自己的表情,聪明伶俐的米旖猜到这二
人是在做戏哄她开心,顿时她心中那恐惧、不安的负面情绪变得晴朗了不少,不
觉间嘴角有了些许笑容。

  不再沮丧的米旖与二人讨论了一下,决定趁着天亮,先对周围进行一次探索。

  说来也奇怪,偌大的森林中居然少有蚊虫,水资源极其丰富,但像是水蛭那
般讨厌的东西却是一只也没碰到,很多树上都结有诱人的果实,没心没肺的韩野
挑着顺眼的尝了几个,雀跃的赞不绝口。赵靖与米旖见韩野活蹦乱跳不似中毒的
模样,也收集了不少果实。

  有了饮用水和食物,除了那只龙以外,森林里再也没出现过任何凶猛动物,
这样一直紧绷神经的三人变得轻松起来,午后略显疲惫的三人终于有了发现。

  「喂!!你们看!!!那好像是房子啊!!!」韩野忽然指着前方大喊道

  「咦…真是!!!」赵靖和米旖也激动起来。

  「哇哈哈哈哈!!房子!!!!哇哈哈哈!!」韩野大笑着向房屋飞奔过去。

  「慢点~ !」米旖在他身后叮嘱

  「没事!!」韩野大大咧咧的头也不回,赵靖和米旖无奈的对视一眼,加快
脚步跟了上去。

  「哇,你们看,房间里有一个好酷的剑!!!」韩野大呼小叫着,赵靖顺眼
望去,只见草屋的正中间插着一把似刀似剑的武器,锋利的前刃、厚厚的剑脊与
它血红的剑身纹路无时无刻的散发着淡淡的威势,让人一眼便知这是一把神兵利
刃。

  「这把剑我要了!!」韩野大步向前。

  「喂,等等」赵靖话还没说完,之间那剑身闪过耀眼的光芒,将靠近它三尺
内的韩野弹飞了出去。

  「哎呦我的妈唉!!!」韩野躺在地上四处翻滚,赵靖与米旖连忙赶到他身
边。

  「怎么样?有没有受伤??!!」米旖见韩野一脸痛苦的样子,关心的问。

  「疼!!浑身都疼」韩野呲牙咧嘴的叫,赵靖仔细的检查他的身体却没有发
现任何伤口,就连韩野的衣物都是完好的,看韩野难受的模样不似嬉戏,一时间
也没了主意。

  「走!!离开这里!!」韩野痛苦的呻吟「这里肯定住着个凶人!走!l
离开!」

  赵靖和米旖觉得韩野说的对,想要将韩野背在身上,可一触碰到韩野的身体,
韩野便痛叫起来,两人又不做不出丢下韩野逃跑的举动,顿时陷入僵局,赵靖烦
躁的在房间里转来转去,忽然一个细节引起了他的注意。

  「米旖,你来!」赵靖招呼米旖到身边,指着类似床垫的东西问「你看上面
的灰尘,要有多久才能积成这样?」

  米旖蹲下身子,用手指在床垫上轻抹,刮下了一道厚尘,她连忙用赵靖的衣
服擦了擦手,冲着要发火的赵靖吐了吐舌头卖萌道「就算在北京,积尘成这样也
要三个月」

  「这里的空气质量比北京强一万倍,到处都是树林也不可能有沙尘暴…我刚
刚看了,无论是餐桌、凳子、地面…除了那把剑三尺内,其余的地方积尘都很严
重,也就是说,这里至少半年没有人来过了」

  赵靖分析道「我想我们不用离开,只要小心别靠近那把剑三尺以内便可,另
外韩野这模样也办法移动,何况再过几个小时天色也晚了,如果夜里有什么危险
的生物,外宿是件很危险的事情。」

  「嗯嗯嗯」米旖在一旁猛点头,韩野虽想离那把诡异的剑越远越好,但也承
认赵靖说的有道理。

  「那好,既然你们都同意了,那就这样」赵靖分工道「米旖,你留在房间里
收拾屋子,到处都是灰尘,都没法住;韩野,你尽量不要动,有什么事情招呼米
旖帮忙;我去刚刚路过的森林收集点清水和果子,咱们先在这里凑合一夜。」

  米旖与韩野都没什么异议,赵靖在房子里搜罗的几块破布和盛水的器皿便离
开了。米旖卷起衣袖,开始在房间内忙碌。

  穿着长筒靴、百褶短裙和白色衬衫的她既可爱又迷人,性格略有些呆萌的她
一边收拾一边与躺在地上的韩野聊天,丝毫不知道自己裙子里粉色内裤上的小熊
已经多次和韩野「sayhello」了。

  米旖的走光让韩野很纠结,这小子素来有手淫的习惯,又是火力旺盛的年龄
段,一天不撸个2、3次就觉得浑身难受,米旖这样可爱少女的裙底风光他当然
不想错过,这可是打枪的绝好素材!!虽然这个美少女又是他结拜义弟的女友…

  不过…这样子不是更刺激么?韩野自己都觉得自己太鬼畜了,又想起「关二
爷千里护嫂」的故事,心生愧疚的韩野将头偏到了另一侧不去看米旖,与她有一
搭没一搭的闲聊。

  「呼……好累,好热」不知道多久没有住人的房屋实在是太脏,米旖又想尽
快将房屋收拾干净得到赵靖的夸奖,加上异界不低的气温,很快便大汗淋漓起来,
她将衬衫扣子解开两颗,继续整理床铺,她不知这一幕可苦煞了一旁的韩野。

  房间内的床铺很大,米旖收拾左侧时背对韩野,群底的内裤便会走光;收拾
右侧时正对韩野,衬衫里那诱人的小兔子若隐若现。这不但对韩野的精神进行着
拷问,也在身体上折磨着他…少女无意间的风情让他不自觉地起了生理反应…而
这忽如其来的「动作」牵动了全身,剧烈的疼痛顿时让韩野涨红了脸,他难以忍
受的痛呼出声。

  「你怎么了!!」米旖连忙跑到韩野的身边

  「唔…没事…没事」少女芬芳的气息就在身旁,荷尔蒙的刺激让韩野生理反
应更烈,疼的汗都出来。

  「还说没事?!!到底怎么啦?!!」

  米旖见韩野双手捂着小腹,弓成了虾米装,不免有些焦急的问

  「啊…没事…没事…你别管我了,快去收拾」韩野现在一点歪心思都没有了,
生理反应越大他的疼痛就越剧烈,此刻他只想身边的女孩离他越远越好。

  米旖看着他狼狈的模样,心中忽然有了猜测,她双颊泛红,欲言又止,最后
喏喏的问「那个…你…是不是…想去…那个…卫生间?」

  米旖那欲语还休的模样差点让韩野以为自己偷窥的事情败露了,做贼心虚的
他就连生理反应也消了不少,听到米旖的猜测后,他顿时松了一口气,连忙回道
「啊,那个,是啊…呵呵,从早上到现在一直都没…呵呵…没事…没事」

  米旖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然后脸上便纠结起来,她轻声的问「那个…会疼?」

  韩野胡乱的答「那个,主要是憋尿疼,你知道,那个,我现在不能碰,一碰
就疼。」

  「…很疼」

  「疼彻心扉」随着生理反应的消退,疼痛也不是那么剧烈了,韩野想起刚刚
让他痛不欲生的感受,认真的回答道

  米旖紧着眉头轻咬红唇似乎在思付一件极为难的事情,纠结良久,她犹犹豫
豫的开口,轻声的「要不要…帮忙?」

  「啥米??!!!」韩靖听满面红霞的米旖说出这等不可思议的话语,本来
已经平静的生理反应又猛烈的回来了,当然,还有那无与伦比的剧痛。

  「我帮你」米旖忍住羞意对痛苦的韩野说「我们是伙伴,应该互相帮助的,
而且你还是赵靖的义兄…你看你现在这么痛苦…我应该帮助你」

  我靠!!你要不要这么呆萌啊!!!

  韩野心中跑过一万只草泥马,下体剧烈的疼痛几乎让他无法思考,他抽搐着
对米旖说「谢…谢谢谢…你还是…别管我…等赵靖…回来…就…就好了…你…是
我…弟妹…别乱…乱」

  「我…还是帮你吧」米旖打断韩野的话,她见韩野如此痛苦还坚持着,觉得
韩野此人虽然看起来色迷迷、平时又没个正行,但思想却很保守,都疼成这样还
硬撑,果然是个好人,心中更是坚定了帮助韩野的念头。

  「你…你走开…」韩野泪流满面

  「为什么不让我帮你!!」米旖较真「这很正常,要是都如你一般封建,那
妇产科就不会有男医生,男病房就不会有女护士了!」

  「你…啥也不懂…能帮个屁…起开!!!」

  韩野不客气道,他此刻已经有些疼懵了

  「我…」米旖

  「你什么你…该干啥干啥…我不用你管!!」韩野几乎在吼了,米旖身上的
香味一波波的袭来,让他无法平复欲望。

  「我…见过」米旖咬着嘴唇轻声道

  「啥?啥啥?!!见过啥??!」

  「见过…你们男生…那东西…」米旖红着脸,似乎怕韩野误会,连忙解释道
「在生理课,老师都讲过…我们寝室几个女生还把模型拿回来…所以…」

  似乎想到米旖和几个女孩围着男人生殖器模型叽叽喳喳研究的邪恶模样,韩
野的小弟弟怒了…刻骨铭心的痛差点让韩野失去意识…他从牙缝中狠狠的吐出一
个字「滚!!!」

  「你!!!」米旖那里受过这样的委屈,眼泪不断地落了下来,她默默转身,
继续收拾屋子。

  韩野眼观鼻,鼻观心的躺了一会,欲望渐渐退了下来,下体的剧痛消失后,
他还真的感觉到尿意暗生…韩野忍了一会,很快这股尿意便难以控制起来,他想
要起身,全身的剧痛让他一下子没控制住…失禁了。

  「你…」当米旖发现韩野失禁的时候,心中扭成了一团。那难闻的气味,地
上残留的液体让爱干净的米旖不自觉地皱起眉头,想到刚刚韩野不识好人心的粗
鲁言语,也微微有些快意。不过,韩野那狼狈的模样和羞愧难当的表情却让米旖
柔软的心为之一震,对这个宁可失禁也不要自己帮忙的男生有了一丝敬重与怜惜。

  「逞强…我帮你把脏裤子脱下来吧…」

  米旖对韩野轻声的说「这样会着凉的」

  「…算了,就这样吧…反正都这样了…等赵靖回来吧」韩野闭上眼,他觉得
他这辈子丢的人都不如这次让他难受。

  ……

  当赵靖收集食物回来时,只见韩野双眼无神的躺在地上,裆下一片骚哄哄的
液体还有一旁不知所措的米旖…他下意识的调侃了一下,没想到韩野居然哭了出
来,而米旖也朝他怒视…意识到闯祸的赵靖在接受米旖批评后,轻手轻脚的将韩
野的衣裤脱下来,连同自己的衣物一起,递给在门外等候的米旖,米旖拿着衣物
到距离小屋不远处的水边去清洗。

  赵靖在屋子里寻了几块不知什么纤维做成的布,选两块干净的,一块盖在韩
野身上,一块围在自己腰间,同时也利用几个树枝成功的制作了一个丑陋不堪的
晾衣架。待米旖将衣物都洗干净,三人分食了野果和清水,身心疲惫的韩野很快
便沉沉的睡了过去,米旖轻手轻脚的拉着同样疲倦的赵靖来到了水边。

  「不许偷看哟~ !」米旖红着脸嘱咐赵靖

  「又不是没看过」赵靖一脸不开心的嘟囔

  「说什么呢!」米旖眉头一竖,赵靖立刻服了软,乖乖的背过身去。米旖满
意的点点头,开始宽衣解带,素来爱清洁的她有天天洗澡的习惯,今天又是在森
林里搜索,又是收拾屋子,衣服都被汗浸湿后黏黏的贴在身上,别提有多难受了。

  赵靖哪是个循规蹈矩的人,他看起来十分听话,其实这小子憋着坏呢,待身
后的水声一响起,赵靖便豁然转身,将身上的破布一拔,在米旖的尖叫声中几步
冲到水里。

  「亲爱的,嘿嘿,让我看看最近你发育的如何?」赵靖坏笑着抓住一只玉兔
轻轻地揉,用舌头撬开米旖的唇,另一只手用力的抓住一片臀办狠狠的搓揉着,
米旖拍打着、挣扎着,不一会便迷失在赵靖的爱抚中…

  激情过后,米旖瘫倒在赵靖怀中,恨恨的用牙齿咬着赵靖的胸口「强奸,你
这个大坏蛋……你这是强奸~ 」

  「嘻,第100次强奸么?」赵靖嬉皮笑脸的在米旖胸口抓了一下,成功的
引起一声尖叫。两人虽然早早就品尝了禁果,但赵靖就是喜欢米旖一如初次的羞
涩和稚嫩。

  「哪有那么多!!」米旖嘟着嘴抗议

  「好啦,嘿嘿,天都黑了,老婆,我帮你洗干净哦……回去看看赵野这小子
有没有被你的叫声弄醒」

  「人家哪有叫!!!你要死啦……!!!」

  米旖涨红着脸用力的在赵靖身上狠狠一拧,想起白天骗过韩野自己对男性的
了解来自于模型,便有些狭促的问「那个…韩野…

  不知道…咱们…那个过吧「

  「那个?」赵靖装傻,被羞愤的米旖一口要在手腕,连忙求饶「不知道,不
知道!大小姐,你高抬贵口放了小人吧……哎哎呀……疼死了」

  米旖得意洋洋的露出两颗小虎牙,嘿然「算你乖,哼!!咱俩的事情你可别
人说,不然,哼哼哼!!」

  赵靖立刻做出一副五体投地的模样引来米旖一串得意的笑声…两人又在水中
嬉戏了一段时间,顺便将米旖的衣物也清洗了一下,回到房屋里都觉得无比的疲
惫,两人很快就沉沉的睡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韩野惊喜的发现他已经可以行动自如了,于是三人
便一起行动,储备了不少坚果类食物。第四天赵靖与韩野利用石头与木棍制作了
两把不算锋利的石刀。第五天三人居然赤手抓捕了一个看起来像野鸡的生物,兴
高采烈的韩野主动请缨要展示一下自己做「叫花鸡」的手艺,米旖饶有兴趣的在
一旁打下手,略感疲惫的赵靖偷懒在房间小歇。

  半睡半醒间,赵靖隐约听到了韩野的怒吼与米旖的尖叫声,他猛的睁开双眼,
飞身跑出去,看到一个带着诡异面具的绿皮人浑身只围着兽皮站在门前的篝火旁,
韩野躺在地上生死不知,而米旖则是瘫软在地不断发出惊恐的叫声。

  赵靖一声大喊,抽刀向面具人冲去,却被面具人一拉一带,摔了个四仰八叉,
他起身后又复向面具人杀去,面具人似乎有些不耐了,赵靖只觉得眼前一花,伴
随着米旖的尖叫声,他快速的向反方向飞去,穿过了房门,摔在屋子里,浑身剧
痛难忍。

  面具人轻嗤一声,抱起起瘫坐在地上的米旖…赵靖目眦尽裂,随手抄起一个
东西又冲了出去…面具人似乎有些吓傻了,呆呆的任凭赵靖冲到他面前,因为怕
伤到米旖,赵靖用手中的武器抵在面具人的咽喉处,怒吼「将她放下」

  面具人听话的将米旖轻放在地上,然后有些呆滞的望着手中的武器,赵靖顺
着他的目光看去,才发现自己胡乱抓来应急的东西居然是那把插在屋子中央的怪
剑!!

  「米旖,你去看看韩野那小子怎么样了,绿皮的,你别乱动!!!不然戳死
你!!!!」

  赵靖见米旖把韩野唤醒扶起,心下微松,但手中的剑却没?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独朊婢呷说暮?br />咙「你…你你你,什么人你是??」

  「…」面具人

  「能?听?懂????」赵靖问

  「Juggernaut…」面具人的声音有些嘶哑。

  「英文名?擦,有中文名没?」赵靖晒道

  「…」面具人目光灼灼的看着赵靖,仿佛在看一块绝世珍宝

  「好吧,那啥,我叫赵靖,你…」赵靖被面具人的目光弄的有些发毛,想要
说点什么,却被面具人打断了话语

  「不…你也是Juggernaut…」面具人一声怪笑,闪身到赵靖身后,
拎起赵靖几个起落便消失在米旖与韩野面前。

  「赵靖!!!!!!!!!!」米旖疯狂的追了上去,韩野也不顾身上的伤
痛紧随其后,可两人入了深林,却找不到一丝痕迹…胡乱追踪了一会儿,米旖忽
然悲从心来,绝望的哭泣…韩野狠狠一拳砸在了一旁的树木上…

  「这样不行哦~ 」一个难以形容的动人声音响起「树木,会痛的」

              第一章(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