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冰城仲夏夜

冰城仲夏夜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冰城仲夏夜

  
字数:0.5 万


  我叫孔平,17岁,一年前从农村老家出来打工,现在是和同乡在工地干杂活,每天能赚30块,包吃住,虽然辛苦些,但也自得其乐。

  当然看着人家大老板每天衣着光鲜,出入有好车,陪行有美女,也很是羡慕。
  但那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咱生来就穷呢!我每天都在盘算着什么时候能够赚一笔钱,自己也做一个小生意,能够留在城市里住着楼房,开着小汽车,再娶个老婆,我就满足了。

  又干了一天的活,好累啊。和我在一起干活的王叔拍着我的脑袋说,「凶啊,想啥呢,是不是在想女人啊?哈哈……」

  在工地是没有什么业余生活的,大家在一起聊的最多的就是女人了。一群大老爷们,长时间的没有性生活,心理都压抑着呢!

  「呵呵……是啊,我长这么大还不知道女人是什么味呢?」我敷衍的回答他。
  听我这么说,王叔一下子就来了兴致。

  「那好说啊,大叔带你去长长见识,大叔也好久不知道女人是啥味啦。」
  说完,他掐灭了烟头,拉着我就要走。

  我知道他们平时都去找一些便宜的「小姐」来解决问题,有时我也有冲动想叫他们带我一起去,可是每次话到嘴边都不好意思说出口,生怕他们笑话我。我14岁的时候就体验到了射精的快感,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手淫,从此就不可自拔,心里真的渴望自己快点长大,可以娶老婆,能够每天都做那种事。一晃三年过去,这种渴望越来越强烈,现在听王叔说要带我去开荤,心里却突然一紧,也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感觉,激动?紧张?恐惧?只知道大脑一片空白,身不由己的跟着王叔去了。

  走在路上王叔笑呵呵对我说:「孔啊,睡过女人吗?」

  我憋红了脸:「没有哦」

  「可不要骗大叔啊,都这么大了,家里没给你张罗对象啊?」

  「家里穷,我正算计着能从城里赚点钱,好回家娶媳妇呢。」

  「那得啥时候啊!你看你每天就赚那么一点钱,娶媳妇哪够啊!」

  王叔看不说话,接着说:「孔啊,我看你还是学点技术吧,现在砌砖,绑钢筋每天都能挣7 ,80呢!」

  「我也想啊,可是找不到门路,没人肯带我啊!」

  「那好,等回去大叔替你想办法。」王叔说完,一幅若有所思的样子。
  我随他来到了一个公园,里面人不多,但都是一些浓妆艳抹,骚首弄姿的3 ,40岁的女人,我想这就是所谓的站街女了吧。想到这,心里不觉又是一紧,裤裆处也是一紧。

  一个四十多岁,胖胖的女人迎了过来,一连媚笑的和我俩打着招呼。

  「大哥,老弟,要玩玩吗?快枪30,包宿50. 」

  王叔没理她,继续带着我走。

  又一个四十来岁,梳着马尾的女人走了过来,不胖,但也不是干瘦的那种,她穿了一件白底红花的连衣裙,肩上挎着一个黑色小包,眼睛很大,但皮肤不是很白,胸部很高,随着她的走路,一颠一颠的,把我的JJ看得又涨大了许多。
  她直奔王叔而去,搭讪着:「大哥要玩吗?一次三十,我有地方。」

  王叔没理她,继续走,我却站住了,心里有股子冲动,就想我的JJ能被她的小穴夹夹。

  王叔见我没动,一笑,说:「咋的啦,相中啦?你是小伙,咋的也得找个好点的啊,走,大叔带你去挑个年轻的。」

  我低声回答,「王叔,我就看上她了,今天就她吧。」

  王叔又是一笑,「呵呵……看来你是喜欢成熟的,那大叔就不管你了,记着,一会儿办事的时候要带避孕套,明早早点回去啊,兜里有钱吧?」

  「有」我回答着。

  王叔把我丢下,自顾自的去了。我一动没动,只是拿眼睛盯着那个女人,心里紧张啊。

  她很有职业敏感,看我在看她就走了过来。

  「老弟,要玩啊?」

  我嗯了一声,忙点了下头,脸上一阵阵的发烧。「多,多少钱?」居然有些结巴。

  她「咯咯」一笑,身子一耸,奶子也跟着一颤,「第一次出来玩啊?」
  我又点了一下头,下身涨涨的,把裤子顶的老高,好不尴尬。

  她接着说,「快枪30,包宿50,我哪有地方,保证安全。」

 〈我没有反应,她也有点紧张,脸上有点焦急,忙说,「老弟,你放心,我不会蒙你的,这是公价,你可以问问的。」

  原来她是以为我对价格有什么怀疑呢,其实我是紧张的说不出话了。

  「可,可以,咱,咱俩这就去吧,你家在哪啊?」

  她听完我的话,又是一笑,把手伸过来,挽住我的胳膊,身子紧紧的贴住我,一甩头发,

  「不远,一站地就到,老弟,你说,今晚你要折腾姐姐几次啊,你们小伙子的身体就是好。」说完就是「咯咯」的笑。

  我被他笑的更加不好意思,只是知道跟着她走。

  下了车,来到一栋居民楼,她住在二楼,打开防盗门,我随她进了屋,没想到屋里还坐着一个女人,也是梳着马尾,只穿着内衣内裤在沙发上坐着看电视,见我们进屋,忙打着招呼,

  「于姐,你回来啦。」原来她姓于。

  那个女人见后面还跟着我,又说,「有活啊?」

  于姐忙答应着,一边换鞋,一边给我拿拖鞋。

  我换完鞋,走进客厅,四处看看。原来这是一间两居室,想来应该是她们两个一人一间,就算同时「工作」的话,也不会互相干扰到。

  于姐进到她的房间收拾去了,那个女人赶忙把我让到沙发上,招呼我,我这才好好的打量这个女人。

  瘦瘦的,35,6 岁的样子,个子很高,最起码得在1 米68以上,长的很妩媚,
说话声音细细的,两个奶子很大,又圆又鼓,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抓一下。
  她身上也不知擦了什么,很香,但闻久了又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我坐下来后,她也靠了过来,一只手揽着我的肩膀,一只手抚着我的腿,身子紧紧贴住我,奶子就压在我的胳膊上,我可以感觉到它的温度,柔软还有弹性。
  心里一阵阵的激动,一股热流由上而下,有又由下而上,在我身体里来回游动。

  这正是我想象中的感觉,好美,好舒服。我忍不住把右手放到她的大腿上,轻轻的抚摸。她毫不介意,笑着对我说,「老弟,看你面相好小啊,今年多大啦?」
  「20了。」我没有实话实说。

  「咯咯,这么小啊。你老实跟姐姐说,你睡过几个女人了?」

  「一个。」我怕她笑话我,再次没有实话实说。

  「呵呵,那做过几次啊?」她还真是没完没了啦,可能女人的好奇心都是这么强的,虽然我是在农村长大,但我也知道什么叫隐私。

  「想知道吗?那和我做一次,试试我的技术好不好不就知道了吗?」我这话半真半假,其实我好真想和她做一下,因为无论样貌,还是身材,她都比于姐更有诱惑力。

  「咯咯」她笑着站起来,「好啊,那我就试一次吧,看看你到底怎么样。」
  说完她居然两腿一分,跨坐在我的腿上。我下意识的用手揽住她的腰,不自觉的右手向下摸去,停留在她的屁股上。这是我第一次摸女人的屁股,尽管还隔着一层布料,但这种感觉已经使我陶醉了。

  「来,让姐姐亲亲你。」说着,她就用手捧着我的脸,红嘟嘟的小嘴就朝我的嘴印了过来,我登时有种窒息的感觉。这种感觉真是太美妙,我忍不住用双手在她的屁股上托了一托,她在喉咙里「嗯」了一声,接着把舌头也伸了过来。软软的,滑腻腻的舌头就像天底下最美味的食品被我吮吸着。我的右手轻轻的伸进她的内衣,寻找我渴望已久的那个圆圆鼓鼓,又大又软,弹性十足的小宝贝。终于找到了,虽然是隔着胸罩在抚摸它,但已使我有一种高潮的感觉了。

  我轻轻的抚摸,捏弄那对大肉球,她却似全然毫无感觉,只是一味的在吮吸我的嘴唇,我的舌头。

  于姐终于收拾完房间,穿着内衣裤走了出来,「喂,小青别舔了,我收拾完了,老弟你进来吧。」

  原来她叫小青。

  小青尴尬的站了起来,脸红红的,啐了我一口,「快去吧,让于姐好好伺候你。」

  说完又对于姐说,「于姐,你要是不行了,叫我啊,我去替你。」又是咯咯的一阵笑。

  于姐快走几步,把我从沙发上拉起,揽住我的腰,向她的房间走去。

  我刚才正被小青搞的欲火正盛,现在哪能把于姐放过,左手抚在她的屁股上,狠狠的抓了一把。于姐「嘤咛」一声,小手轻轻推了我一下,「现在放什么狠啊,把劲都留在床上吧。」

  我俩进了房间,我先坐在床上脱衣服,她在后面关门。我脱的只剩下一条内裤,于姐还倚门站着,笑嘻嘻的看着我,我现在气顶阳关,哪里还等的及,一把拉过于姐,两人便滚到床上。

  于姐背对着,被我压在身下,我那早就如钢筋头一般的JJ正好顶在于姐的股沟,这种感觉真是遐意。我迫不及待的脱掉内裤,把于姐的下身也扒个精光。
  我扶着闪着红光,涨大如蒜头一样的龟头,向于姐的肉缝塞去。我平时喜欢上网,对成人网站是情有独衷,尤其是六月联盟,更是我的最爱。所以虽然我还没有什么实际经验,但理论知识我还是很丰富的,对男女之事更是了如指掌。
  于姐一声不响的伏在床上,静静的在等待我的插入。把龟头顶到穴口,轻轻的往里送入,看着自己的JJ被于姐的小穴一点点的「吞噬」,这种紧迫,温暖的感觉随之而来,忍不住屁股猛的挺了一下,JJ全根进入,我和于姐几乎是同时「啊『了一声,接着我不由自主的猛烈,快速的抽查起来,享受着磨擦所带来的快感。

  于姐没有A 片女优那般的富有诱惑的呻吟,只是静静的在承受着我的抽插。
  她的阴道很干,我感觉不到有任何润滑的物质,涩涩的,使我的抽插不是十分的顺畅,但这种从未体验过的快感代替了一切其他的感觉,使我忘情的抽插。
  我的左臂被于姐枕着,右手在她胸前的那两块大肉团上来回运动,抚摸。肉团在我的揉捏中不时的变幻着形状。我的屁股如弹簧一般的挺耸,JJ在于姐的阴道里做着剧烈的活塞运动。整个房间都回响着肉与肉的碰撞所发出的「啪,啪」
  声,还有我粗重的呼吸声。这些音符是这么的悦耳,给我平添了更多的力量。
  挺耸的速度更快了,龟头与阴道的磨擦也就更剧烈,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阵使我更加兴奋的快感。

  于姐的阴道终于有了些湿润,抽插也轻快了许多。她的喉咙里发出一阵阵的「嗯,嗯」声,虽然是那么的低沉,但在我听来却是那么的悦耳动听,有如春药一般,不自觉的增快了活塞运动的频率。

  一阵急攻之后,终于感觉有些腰酸,毕竟这种运动也不是什么轻松的活计,对体力的要求还是蛮高的。我渐渐的放慢抽插的速度,但却增加了抽插的力量,每一次的耸顶都是全根尽没。

  我把于姐的脸扳过来,对着她的小嘴,狠狠的吻了下去。于姐主动的把她的小舌头伸了过来,享受着我的吮吸和舔弄。不时的发出「咂,咂」的声音。
  突然感觉JJ一紧,想是于姐夹了一下,来作为我咬她舌尖的报复。

 〈着她似笑非笑的表情,我用手抚着她的小腹,屁股猛的向前一顶,龟头顺势进入阴道深处,把于姐顶的小嘴微张,愣了一下,看着我恶做剧成功后的得意表情,于姐狠狠的咬了我一口,接着就是一脸的羞涩。

  我的体力还没怎么恢复,JJ只是在她的阴道中慢慢的抽送。于姐也不时的夹一夹,使我享受着这前所未有的快感。

  人家都说男人的第一次会很快,但我却插了足有十多分钟也没有要射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平时经常手淫的缘故。

  于姐看来有些急不可待了,她的大屁股开始来回扭动,带动着我的JJ在她阴道里的磨擦,于姐轻轻的说:「这次我在上面好不好?」我连忙点头答应下来。
  我仰面躺着,于姐骑在我的身上,用手扶着JJ,慢慢的下蹲。当JJ顶到肉缝的时候,于姐用另一只手分开她的阴唇,使我的JJ更好的找到洞口。这次的进入很顺利,因为于姐的阴道里充满了很多润滑的粘液。当JJ全部进入,她的阴唇贴在我的根部的时候,于姐情不自禁的闭上眼睛,低沉的「啊」了一声,随之夹了一夹我的JJ,一脸满足的表情。

  于姐双手扶着她的膝盖,屁股开始上下的运动,我可以很清楚的看着我的JJ 在她的阴道里进进出出。于姐应该是生育过的,这不仅仅是因为的她的年龄,还有她松弛的腹部,下垂的乳房,那如花生一般的细细长长的乳头,但她的阴道却没有我想象当中的宽松,这也许是我第一的进入,还不知道其他女人的阴道是什么样的,也许会更紧凑一点吧。

  于姐开始加快运动的频率,我用双手抓住她那对在胸前来回摆动的大乳房,揉捏,搓弄,任我随心所欲的变幻着它们的形状。于姐开始从她微微张开的小嘴中发出一串串的呻吟。房间里又开始回响起我俩粗重的喘息声和肉肉碰撞的「噼啪」声。

  于姐的快速运动没有坚持多长时间,我看得出她的体力也到了极限。我叫于姐伏在我的身上,用两只胳膊紧紧揽住她的腰,屁股一挺,JJ又开始了能够产生快感的活塞运动。于姐「咿咿」的在我耳边呻吟,不时的咬住我的耳朵,细细吮吸,给我平添了更多的快感。

  阴道中的润滑液越来越多,使我抽插起来更加轻快,于姐呻吟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可以看得出她非常的兴奋,还不时的摆动屁股来配合我的抽送。

  于姐的阴道开始一阵阵的收紧,一股股滚烫的淫水从阴道深处涌来,浇在我的龟头上,使我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尿意越来越强,我的精关就要把守不住了。于姐也感受到了我的变化,屁股开始配合着上下耸动。阴道越夹越紧,现在不仅有肉与肉碰撞的「啪,啪」声,还有JJ与阴道磨擦产生的「吱,吱」声。
  我猛的把于姐从我的身上翻过来,压在身下,变成正常的男上女下姿势。我大大的分开她的两条腿,看着我的JJ在被两片肉瓣包裹的阴道中进进出出,享受着挤压,磨擦所带来的快感。

  于姐大声的呻吟着,身体随着我猛烈的挺顶,一耸一耸的,两个大肉团也随着身体来回摆动。淫水早已充满阴道,顺着JJ与阴道的结合处向外涌出。于姐又开始用力夹着我的JJ,使我的快感更加强烈,终于腰眼一酸,精门大开,一股炽热的乳白色水箭离我身体而去,射入阴道深处。

  我静静的伏在于姐的身上,于姐的脸上充满了满足,好像在回味刚才的一切。
  良久,我从于姐的身上爬了起来,拿起床头柜上的卫生纸,撕下两片,一片我用来擦我那湿淋淋,已经软化了的JJ,一片扔给于姐,好让她也擦擦同样湿淋淋的阴部。床上的一大滩水迹非常醒目,我想这就应该是我刚才在于姐阴道里感觉到的那股涌出的热泉所造成的吧。

  我穿上内裤,想去卫生间小便。等打开门一看,小青还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见我出来,一脸的带有点嘲弄的笑,「怎么样,叫于姐给伺候的爽了吧,刚才我听见声音,你们两个战况还蛮激烈的嘛!」说完,又是一阵「咯咯」的笑。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