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梁山伯與祝英台(別傳)_乱伦文学_

梁山伯與祝英台(別傳)_乱伦文学_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梁山伯与祝英台(别传1)
  告别了父、母亲后,祝英台和丫鬟银心不觉已来到了钱塘道上的草亭旁,可能是时间还早,钱塘道上行人也不太多。
  “银心,我们就在这歇歇腿吧。”祝英台回过头对在后抬着行李的银心说。
  “好的小姐,我可真累死了!”银心一边擦着汗一边说。
  “唉!妳怎么还叫我小姐呢!”
  “对不起!对不起!相公。”银心笑着说完后,就走到了路边的树下休息。
  “相公,这儿离那尼山书院到底还有多远呀?”突然有把声音在草亭那边响起。
  “大约还有十八里,歇会儿吧!”接着另一把声音回答着。
  望过去,只见草亭内正有一位书生坐着,身穿青蓝色的布衫,头带浅黄色方巾,面如扑粉,齿白唇红,双眼有神,英俊中带有一点憨直的正气。
  刚才发问的那个人正坐在亭外的行李担架上,一看就知是那书生的下人,虽然也长得眉清目秀,但眉宇之间看上去总给人一种淫邪轻浮的样子。
  “看人家三五成群的,咱们就两人,要是有个伴多好啊!咦?相公你看前面有两个人,可能也是到杭城去,我过去问问看。”这书僮说完后就跑过去银心那边:“喂!你们到哪去啊?”
  银心见他这么无礼,就别过脸去不理他。
  “喂!你是个哑巴吗?”边说边推了银心一把。
  “你才是哑巴呢!”
  “唉呀!原来你会说话呀!对不起,对不起!恕我冒失了,对不起!”
  “好啦!好啦!”银心说。
  “我叫四九,我们是从会稽白沙冈来的,我家相公到杭城尼山念书去的。”
  “那好极了,我们也是去尼山念书的。小姐……”
  “小姐明明在家,你提她干嘛!”
  “我是想小姐如果能跟我们一起出来念书,那该多好啊!”
  “哦!是呀!”草亭里那书生这时也走了出来,向着祝英台说:“敢问,兄台也是到尼山去的吗?”
  “是的。仁兄也是吗?”
  “是的。请问尊姓大名?”
  “小弟姓祝,草字英台。”
  “喔!祝兄。在下梁山伯,我们中途相逢,真是三生有幸。”
  梁山伯和祝英台相遇后,因年龄相约、说话投机,大家一见如故,就结拜为兄弟,一路同行,好快的就到了尼山书院。
  光阴如箭,很快的梁山伯和祝英台在尼山书院念书已过了几个月。这天正好是中秋佳节。晚饭后,所有学生都去后花园赏月,吃月饼、喝酒,大家都很开心的在吟诗作对,天南地北的瞎聊着。
  梁山伯今晚的心情也特别兴奋,可能是喝了点酒的关係,心内泛起了丝丝慾念,下面的阳具有点不受控制的硬了起来,但尼山书院除了师母和师母的女儿丁香外就没有别的女人(他还未知祝英台和银心是女子),只好又拿四九消消慾(当时的书僮,除了陪伴少主读书外,有时少主旅途寂寞,也要献上后庭给少主解解闷)。
  他拉了四九向祝英台说:“贤弟,愚兄可能喝多了酒,有点不舒服,先回房休息了。”
  一进入房间,马上就把裤子脱了,只见阳具涨得通红,约有七寸来长,龟头圆大,阳具粗壮坚硬得往上的曲翘着。他将四九的裤子脱了,将他身体弯低向前倾,趴在檯面上,翘起屁股。四九虽然是个下人,但是皮肤非常光滑,屁股圆圆的翘起。梁山伯将他的屁眼掰开,弄了点唾沫涂在阳具上,就将他的龟头大力的插进四九窄窄的屁眼中。
  四九痛得大声的叫了起来:“呀……!相公,你慢点可以吗?你想要了我的命啊?”
  梁山伯将整个龟头都插进入了后,就开始慢慢的抽插着,同时将双手挠过四九的腰,抓住四九的阴茎,一边抽插,一边套弄着四九的阳具。
  “啊……啊……啊……”四九因为阳具给套弄着,而且梁山伯的鸡巴流出的分泌润滑了屁眼,也开始舒服的叫着。
  梁山伯插得越来越过瘾,兴奋得加快用力抽插着,将整根阳具插入、抽出,插入、抽出的做着活塞的动作,一边大声叫着:“好爽……好爽……啊……好紧……啊……好……爽!好……爽!啊!……我……要射了!要……射……了……啊……!”
  当他们正在做得快活的时候,突然听见房门被推开的声音。
  “梁兄,你好点了……”祝英台和银心一推开房门,见到眼前的景像马上就呆了:“你……你……们在做什么?你……你……们怎么可以……?”
  梁山伯一听见房门被推开的声音时就停止了抽插,和四九一起来转过身来,望向祝英台和银心。
  祝英台和银心呆呆的站着,双眼望着梁山伯和四九。只见梁山伯的阳具还在流着少少的精液,因为刚刚在四九的屁眼内射出,就听见祝英台和银心进来,现在还半软半硬的垂着,一些精液正沿着龟头滴在地上。而四九的阳具因为还未射精,刚才受到梁山伯套弄,约九寸长的阳具还在充血中,棒身青筋毕露,龟头紫红发亮,硬直的维持挺立状态,指向着祝英台和银心,在微微的抖颤着。
  祝英台和银心的脸一下子就红到脖子上,二话没说的转身就跑出门外去,出了门后银心好像还有点依依不捨,脸红红的回头望了四九的阳具一下。
  她们走了之后,四九把门关上后说:“公子,你觉不觉得,祝相公他们的羞态有点像女子?”
  “别胡说,给祝相公听到了又要生气了!”梁山伯说完后就穿上衣服走进房间休息了。
  “公子,公子……”第二天,梁山伯正在房间温书的时候,四九急急忙忙的从外面跑进来。
  “什么事?你看你,慢慢的说吧!”
  “我听银心说祝相公病了,病得很厉害。”
  “一定是受了风寒,我看看去。”梁山伯说完后,和四九急忙地向着祝英台的房间走去。
  “英台,英台,英台怎么了?”
  祝英台正睡在床上,一听见梁山伯进来,马上把被单拉上,坐了起来:“梁兄。”
  “贤弟,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受了点风寒,有点发烧。”
  “我马上去请个郎中回来帮你看看。”
  “不用了,”祝英台说:“我家传有张药单,一会儿叫银心去帮我买回来,煎服了就好了。”
  “来,先让我帮你看看吧。”梁山伯说完后,就想伸手入祝英台的被单拉他的手帮他看病。
  祝英台赶忙把被单拉住说:“不用麻烦梁兄了,我一会儿服了药就好了。”
  银心焦急的站在旁边说:“梁相公,这儿有我侍候我家相公,您还是回房休息去吧!”
  “不不不,今天晚上我睡在这里。你放心好了,有我陪伴你家相公。夜里要茶要水,我好随时照应,你和四九快去买药吧!”
  “男女授受不亲,何况是同榻而眠呢!”祝英台一时情急的说。
  “唉!贤弟怎么把我比起女人来呢?别多说了!就这么决定吧。”
  四九一直站在床边望着祝英台,但见祝英台头髮有点零乱的垂在额前,两边脸颊红粉扑扑的,嘴唇微微翘起,因为不舒服的关係,满脸倦容,半朦着双眼,娇柔无力地望着梁山伯,就像女人刚做完爱的那种样子,媚态毕现,看得四九的阳具都硬了起来。
  “四九,四九!”梁山伯对四九说:“你在发什么呆,快和银心去买药,回来煎给祝相公服吧。”
  “好的,公子。”四九回答着说:“我去拿点东西就走。”
  四九自小是个孤儿,卖了给梁家做书僮。十四岁那年,给梁山伯的母亲梁夫人夺去了童贞,做了梁夫人的洩慾工具(有机会再交待这段情节),因此心理上多少有些不平恆,为了找回点平恆,在外面破坏了不少少女的贞操,玩弄了不少的淫娃蕩妇,所以人也比较淫邪和精灵,不像梁山伯这个憨书生,只知为了考取功名而死读书。
  四九和银心一起上市镇为祝英台买药,走着走着突然下起雨来了,只见前面有间破庙,只好走进里面避避雨。
  银心说:“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下起雨来呢?”
  “银心,过来这边坐一会儿,吃点馒头吧。”四九说完从怀里拿了两个馒头出来,给了银心一个。
  四九吃完后,就站起来转过身向后面把裤带解开,接着把阳具拉了出来。银心给他这突然的动作吓得叫了起来:“哗!你在干什么?怎么这么没礼貌。”
  “我要小便呀!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关係呢?”四九抓着阳具话没说完,只见一股黄浊的尿液由龟头的顶端飞溅而出。
  银心望着四九的阳具,突然觉得浑身燥热难耐,好像有点发热地发烫起来,小屄内骚痒得难受,嫩屄内的淫液不断地涌出来,只想伸手入小屄内抓抓,或拿什么东西塞进去止止痒,心跳也开始加速,喉咙乾燥,呼吸也沉重起来。
  你道怎么会这样?原来四九早就怀疑祝英台和银心是女人,今天难得有这个机会和银心单独一起,所以在出门之前他特意回到房间,在自已的行李包内拿了些媚药加在馒头内给银心吃。
  四九看着银心满面通红,春情蕩漾的样子,知道是药性发生了作用,“你怎么啦?看你满面通红的,是不是也想小便?”四九故意回过身来,将已开始有些发硬的阳具对着银心的脸和鼻。
  浓浓的尿液味和阳具所散发出来的臊臭气味,使银心的情慾更加高涨,蜜屄内充满了湿滑的淫液,只觉双腿发软、浑身无力,身上的汗毛几乎都竖了起来。
  四九一把将她抱起:“来,让我帮妳把鸡巴拉出来。”一手就伸进银心的裤子内面,抚摸着银心丰肥而无毛的阴阜,桃源洞口已一片泛滥。四九的手指探入肥嫩而紧窄的屄缝,上下的揉弄着,又用两只手指轻轻的夹住顶端的阴蒂磨动,屄缝内黏黏滑滑温湿的淫液,沾濡满了四九的手。四九捧着银心的脸,吻着她的嘴唇,将舌头伸入银心嘴内搅动,吻得银心红霞满脸,显得十分诱人。
  银心被四九抱在怀里,嘴吸吮着舌头,鼻孔闻着强烈的男人味,嫩屄内又给男人的手指揉弄着,只感到全身软绵绵,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爽,不禁紧紧吮住了四九的舌头,媚眼如丝,手也不自觉地捉住了四九的阳具上下套动着。
  “我早就看出妳是个淫蕩的小淫娃。”四九说着,将抚弄着银心嫩屄的手拔了出来,将沾满淫液的手指塞进银心的口中,让银心吮食手指上的淫液。看着银心翘起嘴唇,半闭着眼,吮着手指的淫蕩表情,四九不禁淫性大发。
  将银心的衣服全部脱去后,让她躺在地上,只见一具迷人的少女玉体,半闭着眼睛,嘴巴微微张开,不断的将舌头伸出舔着嘴唇,轻轻的喘着气,呻吟着:“啊……啊……四九……快……些给我……啊……给我……”
  丰满白如膏脂的身躯,一双大而美丽的乳房,粉红色的乳晕,一只手正自抚摸着乳房,乳头已微微的凸起,另一只手正插在阴阜内搅动着。整个阴户光洁无毛,阴阜肥白丰满,如小山丘的坟起,中间只见一条窄窄的阴缝,沾满着润滑的淫液。因为淫药开始发挥作用,银心只觉得淫屄内有如万蚁在爬动,喉舌乾燥,全身发热难受,只希望四九快些用粗壮的阳具插入蜜屄内止痒。
  四九自已也脱光衣服后,便跪在银心双腿中间,两手将大腿分开,俯下头,用手指将肥厚的肉瓣掰往两边,将舌头伸入肥嫩丰满的、粉红色的、溢满蜜汁的阴户内搅动,吸食着流出来的花蜜。湿滑又灵巧舌头,在她敏感的下体,百无禁忌的舔吮逗弄。
  银心阴户受到刺激,阴核凸起,两边阴唇因充血而向左右微微张开,濡滑的花蜜溢满了整个阴户,发出淫靡的光泽,为迎接阳具的插入而作好了準备。银心身躯不停的抖颤,内心淫慾的本性被彻底的激发了出来,阴穴传来阵阵的快感,银心不住地挺起屁股,希望四九的舌头能更深入阴户内,口中无法抑制的不断发出诱人的伸吟声:“啊……啊……啊……四九……快……些给我……啊……给我……快……”双腿不住地有时张开,有时合起,夹紧着四九的头,双手则用力的抚摸着、压迫着自已的双乳:“啊……啊……啊……四九……给我……啊……啊……快给我……”
  四九抬起头,望着粉脸胀得通红的银心问:“妳要我给妳什么?快说呀!”
  “快……给我……啊……”
  “快说呀!小蕩妇,要我给妳什么?说呀!”
  “给……我……我要……我要……我要……你的……阳具……插进来……给我……”
  四九将银心的两腿分开抬起来,巨大的阳具硬生生地插入了银心流满淫液的蜜屄之中。四九一插入去就感觉到淫屄通行无阻,原来这个小淫娃,花心早已给人摘了去。
  “呀……嗯……嗯……啊……”银心的淫屄给四九巨大的阳具一插入去,那份充实感使到阴道一张一合的痉挛起来,阴壁受到阳具的磨擦刺激,淫液马上涌出,快感立至,忍不住心内发出了低沉的伸吟声。
  四九用阳具不断地在银心的嫩穴中抽插捣弄,每一下的冲刺,都使到淫屄内发出“噗叽、噗叽”的声音。虽然银心已非处女,但阴道仍是非常的紧窄,阴璧炽热湿润,吸吮着四九的阳具,每次的抽插,都带来无可言喻的快感。
  “呀……好……好……让我肏破妳这小淫娃的臭屄……呀……呀……肏死妳……肏死妳这臭屄……”阳具传来阵阵的快感,四九不禁性慾狂发,不断地用力冲刺着银心的淫屄。每一下的撞击,都使到银心雪白巨大的双乳上下左右的跌蕩着,四九的手伸上去紧抓这双迷人的巨乳抚弄着,用口含着乳尖,舌头不断的舔吮着凸起的乳头。
  欲仙欲死的感觉,令银心不由全身如抽筋一样的痉挛,不停的颤抖,淫液如黄河决堤般的涌出,高潮一浪接一浪的,阴户内感受着阳具带来的快感,耳边听着四九淫语,淫贱的本性一下子激发了出来。
  “好……好……肏死我……我……我要……你的大阳具……每天都插入我的淫屄内……我要死……死……了……”
  看着银心的反应,四九的性慾更高涨,他将银心翻过身来,只见淫液已浸湿了整个屁股,四九将阳具插入银心的后庭菊花蕾中,猛烈的抽插着。
  虽然阳具和肛门都沾满着阴户流出来淫液,但第一次插入带来的撕裂感,痛得银心不禁大声的叫出来。紧窄的屁眼压迫着四九的阳具,一轮急速的抽插后,四九感到就要爆发了,他马上走向前抓住银心的秀髮,把银心的脸庞拉近他的阳具,耸动着臀部,将阳具插入银心的口中。
  火热的肉棒在银心的口中耸动了一会后,马眼爆发,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了银心口内,银心柔顺地将四九的肉棒含着,不断地吸吮,吞下喷出的全部精液。
  银心躺在地上,闭着眼睛还不住地在喘气,伸出舌头舔着嘴边的精液,回味刚才的欢愉滋味。四九躺在她身边,双手玩弄着她那对巨大的美乳,望着她那淫蕩的表情,不禁好奇地问她的花心到底给谁採了去?以下是银心所回忆的往事:(下回分解)
           梁山伯与祝英台(别传2)
  上回说到,四九知道祝英台和银心是女子,用媚药迷姦银心后,发觉银心已不是原装货,追问后,引述出以下的这段往事:
  祝英台的父亲,祝公远,是城里有财有势的大户人家。祝公远年龄约五十二岁,身材高大,相貌堂堂,但为人刻薄势利,贪财好色。祝夫人年约四十六岁,虽已步入中年,但望上去只像三十多岁,充满了成熟妇女味,玉体洁白如脂,眼角含春,丰乳细腰,洁白的肌肤散发出阵阵的幽香。长子祝文彬年龄十九岁,玉树临风,英俊不凡,性好愚色。小女祝英台年龄十五,貌美如花,体态娇媚,双乳盈握,好奇好学,诗、画、琴、棋,样样通,个性温文儒雅。
  祝英台正坐在楼房里,无情无绪意徬徨地望着窗外飞舞的蝴蝶,眉头深锁,满腹心事。
  这时银心捧着饭菜进来,“都跟妳说我不吃,妳还拿来干什么?”祝英台见到说。
  “小姐,妳一点东西都不吃,怎么行呢!”银心说。
  “我不是跟妳说了吗?我不吃!我不吃!”祝英台回答着说:“快拿走!”银心只好又把饭菜捧走了。
  这时,哥哥祝文彬走进来:“英台,你为什么不吃饭呢?”
  “哥哥,我不想吃,吃不下。”祝英台心事重重的答着。
  “妳到底有什么事,不怕对哥哥说,看我能不能帮妳?”祝英台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说吧,到底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哥哥一定尽力帮妳。”
  两兄妹从小一起长大,感情一直都很好,祝英台平常有什么事都会找哥哥祝文彬帮忙。
  只见祝英台突然双颊通红,低下头细声说:“哥哥,我可能有点不正常。”
  “到底有什么事?”
  “你知道,前天表姐出嫁,我去了她家帮忙,和她们一起洗澡,一起同榻而眠。大表姐大我一岁,二表姐跟我同年。”
  “那有什么问题呢?”祝文彬到现在也听不出祝英台有什么烦事。
  “你听我说嘛!”
  “好,妳说!妳说!”
  祝英台继续说:“我发现大表姐和二表姐的下面都长着很多很黑的毛,但我的下面到现在连一条毛都没有,你说,我是不是有病呢?”
  祝文彬听完后,差一点笑了出来。他对这个又可爱,又美丽的妹妹,早就有非份之想,今天难得有这样一个机会。他就假装神色凝重地,皱起眉头说:“英台,可能是你的内分泌出了问题?所以那里长不出毛来,妳到床上把裤子脱下,让哥哥看一看能不能医好它。”
  “哥哥,那多难为情呀!”祝英台面红红的说。
  “那有什么难为情呢!我是妳哥哥呀!我们小时候不也一起洗澡吗?”
  祝英台听了,想想也是,就坐在床上把裤子脱下。
  丰满洁白,如刚成熟的水蜜桃,阴阜两边坟起,肥胀无毛,阴唇未露,中间只见一条浅红色的肉缝。祝文彬望着妹妹如此美妙的阴户,阳具马上竖起,将裤子撑起如帐篷。
  祝英台见哥哥只望她的阴户发呆,就问:“哥哥,怎么样呀?是不是很麻烦呢?”
  “哥哥要仔细的看清楚才知道。”祝文彬说完,用两手分开祝英台肥嫩的肉瓣,露出桃源洞口,洞口非常紧窄,发出一阵阵的处女幽香。顶端只见一粒小红豆,祝文彬用两指轻轻一扫,祝英台马上就“呀……!”一声的叫了出来。
  “怎应样呀?”祝文彬问。
  “没什么,只是感觉怪怪的。”
  “一会儿我会用嘴吧去吻它,让妳的内分泌流出来。”祝文彬说完后,就用舌头伸进阴户内搅一下,用舌头向两边的阴壁舔动,用嘴唇吸吮着顶端的阴蒂,轻轻的咬着舐着。
  “嗯……嗯……啊……啊……”祝英台舒服得只会用喉咙发出像梦呓般的呻吟,感觉到阴户内有一股热流涌出。当祝文彬用嘴唇吸吮着她阴蒂的时候,她有如触电般的浑身颤抖,双腿一下子合起来夹紧祝文彬的头,整个人也不受控制般的突然坐起来,手紧抱着祝文彬的头,按向阴阜,好像想将祝文彬的头塞进阴阜深处:“啊……啊……”
  祝文彬抬起头后,站起来,笑淫淫的望着祝英台,只见她满脸红霞,呼吸急速,小嘴微张的直喘着气。英台见祝文彬望着自己笑,抖喘着娇呼:“哥哥,你真坏!”说完后低下头,目光接触到祝文彬撑起了的裤子:“哥哥,你裤子里藏了什么?”
  “那是我的阳具呀?”祝文彬说。
  “哥哥,你的阳具有没有毛呢?”祝英台好奇的问。
  “当然有啦!”
  “给我看看,可以吗?”祝英台问。
  “当然可以啦!”祝文彬将自己的阳具拿了出来,坚硬勃起的阳具足有九寸长,粗壮如手臂,阳具底部肾囊顶长满粗黑的毛髮,冠状的龟头小孔上流着一些润滑的精液。
  “哥哥,让我摸摸它好吗?”祝英台问完后,祝文彬都还未回答,她已用手捉住了阳具:“哥哥,它的头怎么有水流出来呢?是你的尿吗?”
  “这是男人的分泌物,妳阴户内流的是女人的分泌,妳想不想阴阜能正常长毛?”祝文彬接着说:“想的话,妳就要吸食男人的分泌,和让男人的阳具插进妳的阴户内,将分泌射在里面。”
  祝文彬捉住祝英台的手,教她上下的套弄着自己坚硬勃起的阳具,至有更多的精液溢出后,就将阳具插入祝英台的口内。祝英台真的是一个天生的淫娃,可能体内流着父母淫乱的血液,她很有技巧的含吮着哥哥粗大的阳具,用口、舌头舔着龟头顶端溢出的液汁。祝文彬前后的耸动屁股,将阳具在祝英台口内抽动。
  “呀……!咳……咳……”可能一时太舒服,太激动,祝文彬将阳具直插到妹妹的喉咙里面,呛得祝英台咳嗽起来。
  祝文彬让妹妹躺在床上,自己站在床边,举起分开祝英台的腿,只见祝英台的阴户,两片阴唇已左右两边的微微分开,淫液正自内面缓缓的流出。
  文彬挺着大阳具刚想插入,“英台,英台!”突然听见母亲边走过来边叫着祝英台的名字,赶紧把祝英台的双腿放下,拉张被子帮她盖上,把自己还硬着的阳具硬塞回裤子里面去。
  “妈,妹妹刚睡着了。”
  (到嘴边的肥肉吃不上,唉!看谁有这个福气吧!)
           梁山伯与祝英台(别传3)
  上回说到,祝文彬刚想把他那可爱的妹妹祝英台的花心摘了的时候,他妈妈祝夫人正好进来:
  祝夫人进房的时候,见儿子祝文彬在妹妹的房间,但神色像有点惊慌失措的样子,双颊微红。再望向床上的女儿,见她盖着被,闭着眼正在睡觉,但双面通红,呼吸有点急速,眼虽然闭上,但眼珠却在动着,很明显的,正在装睡。回头再清楚的望向儿子,除了神色不自然外,还见他胯下的裤子有点撑了起来,冠状的龟头型还在那裤里现了出来。原来祝文彬因为太慌张,只把阳具塞在面裤里,没来得及把宝贝摆进内裤里。祝夫人这时心里就有点明白了。
  祝夫人望着儿子那隆凸起的胯间,眼睛就好像被磁石吸住了:“怎么会这么大?”望着儿子裤里那根大阳具的形状,祝夫人心里想:就像在柴房偷了枝大柴放在里面一样。看着看着心里不禁蕩了一蕩,感到淫屄里已有些潮湿,口不自觉地张开,呼吸也有点急速起来。
  忽然见儿子那根阳具好像正在跳动着,并慢慢胀大起来,裤子好像越顶越高了。抬头望向儿子,只见儿子也正望着她。
  祝文彬在母亲进来的时候,是有点惊慌,是有点心虚。后来见母亲呆站在那里,眼睛一直望着自已的胯间,口慢慢张开,呼吸声越来越大、越喘,那双大乳房在微微的一上一下的动着,面颊起了轻轻的红霞,眼里春意漾溢,他就知道他妈妈被他的大阳具吸引住了,想要他的大阳具插进她的淫屄里。
  刚才给妹妹祝英台搞得满身慾火,妈妈一进来却给压了下去,现在望着妈妈一双跳动着的大乳房,看着妈妈春意满脸的淫蕩样子,未消的慾火一下子又升了上来,阳具开始慢慢大起来。
  这时见妈妈抬起头,用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望向他,祝文彬向母亲走过去,用两手紧紧的拥抱着母亲,用阳具顶着妈妈的淫屄,屁股轻轻的磨动着,头则靠着妈妈的肩膀,向她妈妈的耳朵轻轻的喷着气说:“妈,妳找妹妹有事吗?”
  祝夫人给儿子这么一抱、一顶,再向她最敏感的耳朵里吹气,整个人立即就崩溃了,全身无力的紧靠着祝文彬,感到屄内更潮湿了,有一些淫液正沿着阴阜向腿边流出来,这时只想有个男人紧紧的拥抱自已、爱抚自己,用大阳具去充实空虚的淫屄。
  “啊……”祝夫人由喉咙底发出一声叹声后,用沙哑的声音说:“抱我回你房间去。”
  一关上门,祝夫人马上推儿子挨着门,两人就站着拥吻,她将舌头伸入儿子的嘴内,让儿子吸吮着,一只手隔着裤子抚弄着儿子的大阳具。祝文彬靠着门,一只手隔着衣服抚摸母亲的大乳房,另一只手伸入裤内抠摸淫屄。阴毛很浓、很潮湿,但很柔软,祝文彬用一只手指插入母亲的阴道里,感觉阴道非常湿滑和宽大,便改用三指合併在一起后,猛力出出入入的用手指姦插他妈妈的淫屄。
  “啊……啊……你想……弄死……妈妈吗?”祝夫人说完后,将儿子的手拉了出来,然后蹲下身,脱去儿子的裤子,拿着儿子的阳具上下的套弄着。只见阳具粗壮如手臂,足有九寸长,紫红的龟头大如酒杯,见了心里都有点害怕:待会儿,会不会把自已的淫屄插爆?
  套弄了一会后,用舌头沿着龟头冠状的边缘轻轻的舔弄着,一会又把它含进嘴里套弄。“啊……妈……妈……妈妈……啊……真……真……舒服……”成熟的妇女性技巧果然不同,祝文彬给这个淫蕩的妈妈弄得叫了出来。
  “抱妈妈到床上去。”祝夫人玩弄了儿子的阳具一会后说。
  祝文彬把母亲抱上床后,祝夫人说:“来,帮妈妈把衣服脱去。”祝文彬站在床边帮母亲脱衣服的时候,这个淫蕩的妈妈一只手还贪婪的套弄着儿子的大阳具。
  衣服脱去后,只见妈妈的玉体白中透红,肌肤摸上去滑溜如脂,很丰满的一双乳房,乳头凸起,乳晕稍大。浓密的阴毛覆盖着整个阴户,阴唇稍黑,淫屄口一片潮湿,“儿子,过来帮妈妈舔舔阴屄。”祝夫人把儿子的头按下去,要她舔她的淫屄。
  祝文彬一俯下头去,就闻到妈妈淫屄里传来一阵很浓的气味(女人的淫屄一天没洗,哥们!有机会你们把头靠下去闻一闻,可能你会爱上,也可能你会说:“妈个屄!洗澡去!”),用手分开的淫屄,只见阴唇内有一些白色的粒子。
  闻着浓浓的气味,伸出舌头舔着妈妈淫屄的淫液和白色粒子,祝文彬觉得很兴奋。他见淫液沿着妈妈的腿罅流到臀后肛门里去了,就把妈妈的屁股抬高,拿出两个枕头垫在屁股下,用舌头跟着淫液,沿着腿罅一直舔到妈妈的屁眼里去。
  把妈妈双腿抬高,拉到床边后,祝文彬站在地上,把阳具慢慢的插进妈妈淫屄里,然后做着活塞的动作:“啊……妈妈……你的淫……屄……内面很暖……含着我……我……的阳具……真舒服……”
  “儿子……妈妈……快……给……你插…死了……大…大阳……具……我爱……你…的大……阳…具……”
  祝文彬站着插了一会儿后,就爬上床,压在妈妈上面,把阳具插入淫屄内,两手抓住妈妈的大肥奶抚摸玩弄着,伸出舌头舔、舐、吸吮乳头,又把舌头往妈妈嘴里送,让妈妈吸吮,下面的大阳具则不停地猛肏着妈妈的淫屄。
  插了一会后,又把妈妈翻过去,压在妈妈背上,从后面插进淫屄里,用舌头轻轻的咬着、舔着妈妈的耳朵,鼻孔闻着妈妈头髮散出来的幽香,浓浓的女人味使他的动作更快地抽插着淫屄。趴在妈妈背上从后面插入特别舒服,既可拥着妈妈,双手又可以绕到前面抚弄大奶,或伸手到妈妈淫屄上抚弄她的阴蒂。
  祝夫人给这个坏儿子弄得欲仙欲死,已洩了好几次,但儿子好像还未够,现在正压在自己背上,嘴巴咬着、舔着自已最敏感的耳朵,一只手抚摸乳房,最要命的是,一边插一边抚弄着阴蒂,几重的刺激,“儿子……妈……死……了……快给……你……肏……肏……死……妈……了……”舒服得这个淫蕩妈妈断断续续的呻吟着。
  “啊……不…行了……我要……射……射……了……”祝文彬终于也不行了的叫着。
  “快……到妈前面……来……射到妈……口里面……”祝夫人说。
  祝文彬从屄里抽出阳具爬上前去,拉着妈妈的头髮令她把头转过来,把湿淋淋的阳具塞进妈妈嘴里,把所有精液全射进妈妈喉咙里。
  “妈妈,妳真美!”祝文彬从后面拥抱着妈妈,鼻和嘴巴贴着妈妈秀髮,闻着散发出来的幽香,正一起躺在床上休息。一只手还不停的抚摸着妈妈的美丽大乳房,另一只手抚摸着屁股,看着妈妈说:“妈,下次我要插妳的屁股洞。”
  “只要你爹不在,大阳具宝贝儿子,你要插妈什么地方都可以。”
  祝公远原来也已经回家里来了,但他在哪里呢?下次再告诉诸位。
           梁山伯与祝英台(别传4)
  上回说到,祝文彬在自已房间里将她妈妈插到欲仙欲死时,原来祝公远这时也正在……
  祝公远带着满身酒气,踏进祝公馆后就往自已房间里走去。回到房间一看,咦!怎么不见夫人呢?心想女儿祝英台这几天不舒服,夫人可能上女儿的房间去了,自已也想看看女儿怎么样,就往祝英台房间里去。
  上了楼台,到了祝英台房间,见房门也没关上,行到房门口就听见“嗯……嗯……嗯……”的呻吟声,女儿怎么这么痛苦?走近点一听,咦!不对呀!那种声不像是痛苦所发出来的呀!轻着脚步,贴着门边,探头向里边一看,阳具马上就直竖了起来。
  祝英台见哥哥跟母亲走了后,就把棉被拉开,只见自己的阴户还一直有水在渗出来,阴户内骚痒得难受,试着用手去摸一摸,“啊……”舒服死了!就把衣服脱去,张开双腿,用手往嫩屄里抚弄着,“嗯……嗯……嗯……”舒服得闭上眼在呻吟着。
  “英台!”突然,一把声音在耳边响起,吓得整个人跳了起来,缩到床角里去,抬起头来一看:“爹?”再看,咦!怎么爹爹手在胯间拿着自已的大阳具?难道哥哥告诉了他,也来帮我治病吗?
  祝公远探头向房间里边一看,只见女儿全身赤裸,闭着眼,正在床上手淫,不断地扭动着玉体,一只手在抚摸着乳房,另一只手放在光洁无毛的阴户上不断的磨擦着。平时见女那温文儒雅,想不到也这么淫蕩,忍不住就把已硬得难受的阳具掏出来,一边看一边上下的套弄着,套弄了一会儿,实在不忍不住了,就走到祝英台的床边。
  “小蕩妇,过来让爹帮妳。”说完后把祝英台拉到床边,一手把女儿的头按向阳具去,另一只手抓着女儿的小乳房,大力的挤压着。祝公远可能受了酒精的影响,又见乖女儿原来这么淫蕩,觉得特别的刺激,不觉兽性大发。接着把女儿推在床上,拉起她的腿,套了几下自已的阳具,就插进女儿的嫩屄里。
  祝英台被爹爹拉到床边,把自己的头按向他的阳具去,爹爹的阳具没哥哥的大,而且还有一股很难闻的气味,想叫爹爹不要,话没说出来,阳具已硬塞进嘴里去了,爹爹还大力的挤压着她的乳房。接着又被爹爹推在床上,拉起她的腿,祝英台抬头向爹爹望去,只爹爹双眼通红,一手抬高自己的腿,另一手很急速的套弄着自己的阳具。
  “啊……!”阴户传来的痛楚,痛得祝英台眼泪都出来,大声叫着说:“爹……不要嘛…很痛啊!……爹……不要嘛……不要啊……”只见阴户内有些血丝流出来。
  祝公远被女儿的一声惨叫,见女儿阴户内流出来的血丝,人也有些儿从激动的兴奋中清醒过来,把女儿的腿放下,人趴在女儿身上,阳具仍然插在女儿阴户里,停止了抽插的动作,一手轻轻的抚摸着女儿一边的乳头,一手轻轻的在另一个乳房边抚摸打圈,嘴吮着乳头。抚弄一会,又把舌头伸进女儿嘴里,挑动着女儿的舌头,双手仍然做着抚摸乳头的动作,接着缓慢的抽动阳具。
  英台因为乳头被轻轻地抚弄、吸吮,阵阵的快感刺激,直传至阴户内,淫液开始又大量地涌出来,阴户内慢慢的已没那么痛楚。
  爹爹缓缓地再抽动着阳具,慢慢的祝英台就开始感受到性爱所带来的那种欢愉,阳具的抽动磨擦着两边阴壁,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麻痒、酸软的感觉,淫液不断地涌出来,开始感阴户内的肌肉有点像抽筋一样的痉挛着、抽缩着,很舒服,很舒服。
  “嗯……嗯……爹……爹……插快一点……啊……插快一点嘛……爹……嗯……嗯……”祝英台快活得开始呻吟。
  “啊……啊……不行了……”话没说完,祝公远已将精射在女儿的阴户里,接着阳具也开始软下去。
  “啊!爹,很舒服呀,你尿在女儿里面的感觉真好呀!”祝英台说:“爹!继续动嘛!咦?爹你怎么软了呀?我还要!我还要嘛!”
  祝英台在开始有感觉、有高潮的时候,老头祝公远就停了下来,她就好像是被吊在半天的水桶一样,不上不下,淫屄内淫液还不断在流出来,骚痒的感觉还未消,怎么爹爹撒了泡尿就停了呢?
  “唔……爹,我还要嘛!”说完用手伸下去抓她老爸的阳具,一手摸上去,“唔?爹,你的阳具怎么软绵绵,黏呼呼的?你快把它弄大呀!我还想要嘛!”祝英台扭动着身体,撒着娇说。
  祝公远射完精后,已舒服得全身无力,躺在女儿身边休息。谁知这个刚经人道的淫女儿,却一手捉着他的手臂,另一手猛套着已软下来的阳具,还在撒娇说要。自己要再来一次,那是不可能的了,只好,“好吧!好吧!”祝公远坐起来说:“爹爹用舌头帮妳吧!”说完就爬到女儿的腿下去。
  分开两腿,只见光洁无毛的阴户上有些红肿,淫屄边沾满了淫液和精液,掰开嫩屄,一些黏有少量血丝的精液夹着淫液由嫩屄流出来。祝公远把舌头伸长,插入女儿的淫屄内,头前后的摆动,将一只中指蘸了些精液插进女儿的屁眼内,在屁眼内抽动着。
  “啊……”最后女儿大叫一声,淫屄内涌出大量的淫液,祝公远知道女儿高潮来了,终于洩了出来。
  第二天,祝公远正在书房看书时,祝英台走了进来,“怎样?宝贝,好点了吗?”祝公远问。
  “爹!你还说呢?”祝英台撒着娇的说:“昨天晚上差点给你插死了,现在下面还有点痛呢?”
  祝公远望着女儿翘起嘴吧撒娇的样子,老淫虫的淫心不禁又升了起来:“过来,让爹看看。”
  祝英台向她爹走过去,站在爹爹旁边,祝公远用手掀起女儿的裙,原来这个淫娃裙里面什么都没穿,肥白无毛的阴户隆起,阴户中的红肿已开始消去了。祝公远看着这美丽的淫屄,忍不住伸手去抚摸,又把手指轻轻的插入淫屄中,接着把头伸进女儿的裙里,用舌头吸吮已开始流下的淫液。女儿就这样站在书桌旁,让父亲玩弄着淫屄。
  玩弄着女儿淫屄时,阳具在裤内涨得难受,把它拿出来后拉着女儿跪在椅子前,把阳具塞入女儿的口中。女儿在吸吮他的阳具时,他将女儿的裙拉起,俯身向前,用手指从女儿屁股后伸入淫屄中,插弄着肥白无毛的淫屄。
  祝公远起身将书房门关上后,要女儿向前趴在书桌上,把她的裙子脱去,从后面插进女儿的淫屄内。
  正在抽插的时候,突然有人把书房的门推开走了进来,原来是银心正低着头捧着泡好了的茶,拿进来给老爷喝。银心进到房中见到老爷光着屁股,正站在书桌边,前后的摆动着屁股,她“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老爷马上转过来,原来还有小姐,也是光着屁股,正趴在书桌上,老爷的阳具正插在小姐的阴户里。她吓得转身就想走。
  祝英台听见“啊”一声后,把头拧转到后面去,正好父亲也转过身去。她看见银心正想走出书房,“爹!快把银心拉回来!”祝公远跑上前把银心拉住。
  “老爷!你放了我吧!”银心很害怕的说:“小姐!你放了银心吧!”
  “就这样放你出去,妳对其他的僕人说怎么办?”祝英台说。
  “小姐!我不会说的。”银心哭着回答。
  “妳过来,像我一样让爹爹把阳具插进妳的阴户里后,我就放妳走。”祝英台说完后,就和她父亲一起把银心拖到书桌边来,把银心推得仰卧在在书桌上,祝英台把她的裙子脱去。
  祝公远想不到女儿会想出这么好的一个办法来,他把卧在书桌上的银心两条腿分开,只见银心的嫩屄也是有毛,非常丰满的坟起着,皮肤白如脂,想不到一个下人的皮肤也这么好。张大她的脚,可以见屁股洞就像一个菊花蕾,把手指插进去,感觉得非常的窄和暖和,紧紧的箍着自己的手指。
  把手指拔出来,见女儿在旁边正用手按着银心,眼看着自己怎样摆弄银心,就把刚拔出来的手指往她嘴里送去,只见女儿张开嘴,把手指一下子含进去吸吮着,样子、眼神非常的诱惑、淫蕩。望着这个美丽淫娃,虽然正有一个女孩张开腿翘起屁股等自已插,但望见女儿那淫蕩样子,还是忍不住把她拉过来,吮吻着她的舌头一会。
  祝公远吐了些唾液在阳具上,用手把它涂匀在龟头,一下便插进银心的阴户里,因为银心的屄还很乾,痛得银心哭了起来。但渐渐地,抽插了一会后银心也开始挺起着屁股,迎合着老爷的插入。
  祝英台看着父亲的阳具正出出入入地插着银心的淫屄,自已觉得很难受,忍不住把银心手指拉过来,要银心用指插入她的淫屄内。银心把两指合起来,插入祝英台的淫屄,一上一下的插着,淫液沿着银心的手指滴到地上。祝英台爬上书桌,将淫屄坐在银心的嘴上,要她舔,银心舌头伸入去舐祝英台的屄,又用嘴吮吸阴蒂。
  忽然间,祝英台抖簌起来,张着嘴大力的喘着气,用手按着淫屄,突然一泡尿飞溅而出,喷到银心满口满脸都是。看着女儿高潮的淫蕩样,祝公远忍不住也马眼一开,浓浓的精液也同时喷进银心的小屄内。
  这天,当祝英台和父、母亲正在客厅内闲坐的时候,僕人走进来说,马家公子到来拜访。马文财,县老爷之子,年岁约十八,样貌英伟、体格健壮,但神情嚣张、敖慢无礼。喜欢祝英台,但祝英台对他并没有好感。
  “伯父、祝伯母、祝小姐,您们好!”马文财一进来,就向各人安。
  “马贤侄,稀客!稀客!”祝公远很想巴结马文财,因为马家有财有势,还有意将女儿嫁给他。
  “请坐,银心泡茶!”
  “伯父,您不用太客气了,因为就快到端午节,家父叫在下送些礼过来给伯父。”马文财说。
  “县大人真是太客气了!”祝公远说:“请贤侄。代我回去好好多谢大人,过两天我也会到府上去,拜访县大人”祝公远接着问:“贤侄,最近很忙吗?怎不多点过来坐呢?”
  马文财说:“最近是有些事正在忙着。”接着说:“另外正在托人帮在下办理到杭城念书的事。”
  “马公子,要到杭城什么地方念书呢?”祝英台听见马文财说要去念书,自己也很想去念书,所以开口追问着。
  “尼山书院。”马文财回答说。
  马文财在祝公馆闲谈了一会后就走了。
  “爹,我也想去杭城念书。”马文财走后,祝英台对她爹说。
  “胡闹,那有女孩子出去念书的道理!”祝公远说完就走进书房去了。
  “妈,我想去杭城念书,您帮我求一求爹嘛?”祝英台见父亲不答应,就向母亲撒娇。
  祝夫人一听见英台说要去念书,她马上的就由心里高兴了出来。因为假如祝英台去了念书的话,家里少了一个人,那她和儿子在一起的时间就多了;老爷常常出门,剩下她和大阳具儿子,随时都可以插屄了,想着下面都有点湿了。
  “妳别焦急,我慢慢的跟妳爹说吧!”祝夫人说:“妳回房休息吧。”
  祝英台一回到房间,站在窗台边想着,怎么可以说服爹爹让她去杭城念书。突然有双手从后面抱着她,回头一看,原来是哥哥,“哥哥,你坏死啦,吓我一跳!”祝英台说:“唔……不要嘛……嗯……不要嘛,嗯……唔……好痒……哥哥……你坏死了……嗯……不要嘛……嗯……”
  祝文彬在后面拥着她时,用嘴轻咬着她的耳朵,一手伸入她的衣服内抚弄着她乳房,另一手伸了入裙内,摸着她那无毛的淫屄。
  “我听妈说,妳想去念书?”祝文彬咬着妹妹耳朵说。
  “是呀……唔……好痒……哥哥……你帮……跟……嗯……爹……嗯……爹说……嗯……好吗?”
  “爹爹一定不会答应的。”祝文彬边说边把妹妹后面的裙拉高,接着再说:“而且一个女孩子,人家也不会收妳呀!”
  “嗯……我……嗯……可以……借你……啊……啊……啊……”这时祝文彬正从后面把阳具插进妹妹的屄内。“哥哥……啊……你坏死了……”
  “妹妹啊……妳刚才说……借我啊……什么来着?”祝文彬一边插着妹妹的屄一边问。
  “啊……啊……哥哥……很舒服……啊……啊……插快点……再快点……啊……我快……给你整死……死……啦……”这个蕩妹妹这时正弯下身手扶着窗台边的扶手,就这么站着让哥哥从后面插着。
  祝文彬的大阳具插得她舒服得连话都没空说,只是在把屁股前后的动着,配合着哥哥插进来时的动作。转过头来望着哥哥,看哥哥的表情是不是也很享受在插她的屄,看哥哥高潮时的表情。
  “啊……哥……啊……哥……你插死……啊……我啊……很舒……服……啊……哥……”她舒爽得在不停低哼着。
  祝文彬一边插一边望着妹妹,只见妹妹半弯着身体,双手扶着窗台,回过头来,半沧叛郏桓庇捎赖谋砬椋痛牌?醋琶谜飧霰徽鞣难樱唤笥新愀校隽Φ兀涌斓牟逑蛎妹玫膶隆